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綠帽是幸福還是不幸福【完】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和老婆嫌回家麻煩就決定留在工作的小城過年,因此今天也沒有很早出去給人拜年,加上昨夜瘋狂了一夜,兩人懶懶的相擁躺在床上一上午。



中午起床吃了點昨夜剩飯,兩人決定出門逛街,沒想到剛出門遇到對面的林信夫婦也要出去。四人隨即一聊,決定一起出去玩。



到了公交車上,因為這路車離發車點不遠,上去後剛好還剩2個位置。當然是兩位老婆優先,小雲靠窗,老婆在內。



四人聊著聊著,結果下幾站擠上來一大堆人,把我衝到後面去了。林信還是在原位置,不過被擠得貼在老婆的位置上。



許久我轉了個身拉住吊圈,朝老婆方向看了一眼,結果發現林信那小子很不老實,一直低頭偷窺我老婆。



因為我所在的小城屬南方,冬天不是很冷,今天我老婆穿了一套紅色有中國傳統氣息的套裝,下身是一件到膝蓋的紅色短裙,腳上穿著黑色絲襪。上身紅色的外套,領袖是往兩側開著的,內裡還穿著一件黑色的上衣,領子的口子不算大。



不過,如果老婆坐著,有人往她頭頂朝衣領望下去,還是可以看到大半的乳房,畢竟老婆的胸挺大的,加上平時喜歡帶半罩杯胸罩。



「媽的,便宜那小子」不過越想越不爽,於是開始想衝過去,但是還沒動幾下,一個滿臉都是皺紋的歐巴桑就一直叫 不要擠.搞得我不得不制止腳步「唉,算了,眼不見,心不煩」我強迫自己把眼光移開。



「媽的,一定找個機會從小雲身上佔回便宜」心裡不爽對給自己說。



「xx站到了,請下車的乘客到後門下車,下一站yy」終於快要下車了,這個氣不用忍了。



轉過頭看了一眼還在偷窺的林信心中還是忍不住罵句「操」,又看了眼老婆,忍不住抱怨老婆這麼久沒發現,給人偷窺了還不知道,也太笨了吧。



不過,這時我發現老婆右手v字型放在在椅子的護把上,手肘隱隱挨著林信的下體,因為視線的緣故看得不是很清楚。



「難道老婆知道被人偷窺,還樂於被人偷窺?手到底有沒有碰到林信的下體,難道老婆渴望被人視奸」一個個疑問浮上心頭。



「不會的,老婆決不是那種人,從洞房那夜床單上的點點紅色落雪就可以看出老婆的保守」我心裡快速給自己找藉口。



這裡介紹下我老婆,臉蛋不是很漂亮,但是很耐看,加上那不輸於模特的身材,當年可是一個排的男人追她,我說得有點誇張點但是事實。



心中還在掙扎找藉口時,車再次報站,老婆喊了下我,趕緊收回思緒到後門下車,車上人還是很擠,到後門時,老婆和林信快要下車了,小茹緊跟著。我擠上去,沒想到被後面人一推,半硬著的下體緊貼著小茹那又大又有彈性的屁股。



瞬間肉棒在小雲的臀溝裡硬了起來,緊緊的頂著小雲的屁眼處,心中一陣異樣而來,手忍不住摸上去用力捏了一把。



「好爽啊」這時小雲回過頭看了我一眼,在我暗叫「不好」時她竟伸手抓住我下體也捏了一把,同時暗遞給我一個秋波。看來小雲也不是什麼正經良家,說不定有機會上她。



四人在xx街逛了一下午,臨近五點多,四人討論了下決定買些東西回去煮火鍋吃。



到家後,林信夫婦貢獻出場地,我家負責出電磁爐和鍋。先是下底料,因為老婆怕辣,底料只加了三分一,接著加入各種火鍋料。



因為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冷加上吃火鍋出汗熱得受不了,小雲率先跑回臥室換了件睡衣出來,紫色內衣,好性感啊,加上只比老婆小一號的胸部,在臃腫的胸脯上顯得格外的波濤洶湧。



老婆見我時不時盯著小雲很不高興,小手在我腰緊捏了一把,嚇得我趕緊轉移視線。但沒過多久我卻發現了更美的風光,小雲因為每次吃東西都是吃完一點從鍋中再夾一點,不像我們都是弄一大堆到碗中慢慢解決。所以每次小雲彎腰都會把被四分之三罩杯乳罩緊緊裹住的豪乳的深深乳溝顯露出來。



「媽的,受不了了」為了防止被大家發現我下體硬著,我趁大家聊著時跑到廁所,洗了個臉,等下體軟下來才跑了出來。



出來後我發現,林信那小子跟我一樣在佔我老婆的便宜。此時老婆原來穿著的外套已脫放在一邊,她此刻正跟小雲一樣彎腰用筷子在鍋裡不停的翻著,不時的夾了點東西到碗裡。



惡有惡報啊,好不容易佔了小雲點便宜,那麼快又被林信佔回去。看林信目不轉盯的看著老婆領口手中筷子不時假裝翻動碗中食物的樣子,我知道他肯定佔了老婆不少便宜,唯一不知道的是老婆露出多少點。



為了衡量我的得失,我悄悄的繞到林信身後,沿著他的視線望過去。



「操」入目的是老婆那深深的乳溝,可能因為老婆帶的乳罩大了點,加上前傾的姿勢,老婆大半的乳房和兩粒粉紅嬌嫩的乳頭也一覽無遺。



幸虧很快老婆就起身解決滿碗的東西,看著吃的不亦樂乎的老婆,我他媽的好想沖上去罵她一頓。



「唉」為了防止老婆再次露點我上前把老婆擠到小雲對面坐,雖然不能再次欣賞小雲的露點,但是為了老婆只能無奈。



話說吃到一半,林信跑到臥室抱出一瓶有熱水瓶那麼高的外國酒,看了下名字,不是那些知名的洋酒。聽林信介紹是法國的一種酒,是他親戚送的。



見林信抱著白酒出來,我不禁生出這樣念頭:難道他想學h小說裡的情節把我們灌醉,然後趁機佔我老婆的便宜,甚至插了我老婆。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於是在接下來的勸酒中,我不斷的同林信乾杯,並不斷的把老婆的酒搶過來喝。終於在我的努力下,林信第一個倒下,我也緊跟其後,小雲雖然沒有醉倒,但也差不多,唯有老婆清醒著。



「老公…老公」隱隱的聽到老婆叫我,可惜有心無力。接著又感到有人想把我從沙發上拉起,可惜對方也是有心無力,還差點把我丟到地上。



不知睡了多久,感覺有點尿急,四肢無力的爬起。



好暗啊 ,坐在沙發上許久,等適應光線後,暈乎乎的看了下,還在林信家。找準廁所方向後人晃悠悠的走過去。



「什麼沒有門」摸了一陣仔細一看,人居然走錯方向了,偏了好大角度,人居然做到林信夫婦的臥室旁。看來我真的醉得不清。



剛想扶著牆去廁所,人隱隱的聽到一陣壓抑的呻吟聲,「是誰?…小雲」心中激動猜想。想起下午公交車上的那一幕以及吃火鍋時那白花花一片的胸脯,早已因尿急而硬梆梆的肉棒更是暴漲一圈。



人快速扶著牆轉身朝林信夫婦的臥室摸了過去。門合著,但是沒有關緊,隱隱的有一絲絲白色光線透過縫隙照射到客廳。



小心翼翼的把門推開一點,頭靠在門把眼睛沿著縫隙望進去,「媽呀,太刺激了」在朦朧的月光下,一個全身白花花的人影坐在床上,仔細看了下,才發現原來她正騎在一個黑乎乎的人影上。



「上位式」看來林信她們的花樣不少啊。一手從褲襠裡掏出碩大的肉棒套弄著,一邊盯著屋內騎在林信身上的小雲那一直上下抖動的豪乳意淫著。



「好淫蕩啊,沒想到小雲在床上這樣騷」心裡卻忍不住有點嫉妒林信那小子。



「如果老婆也能那麼騷多好啊」床上是蕩婦,床下是貴婦。我就喜歡這樣的女人。



目不轉盯的看了這場現場日本av大片不久,我有點奇怪「林信什麼不說話,即使不說話也該動下」「難道林信那小子根本還是醉著,想想也是,喝酒的時候他一個人就被我灌了半瓶,能醒著才怪」心中漸漸的對這個猜測所肯定,同時心中忍不住跳出這樣一個想法「要不要進去,把小雲給辦上」一邊是慾望,一邊是如果被拒絕了那該有多遭。心中的天平不停的轉來轉去,到最後也沒下定決心。屋裡的小雲在不停的扭動中,呻吟聲越來越高,可是不知為何,我覺得這個聲音有點熟悉。



小雲的扭動越來越大,到最後竟把撐地的雙手摸上自己雙峰。這個畫面太誘人了,我以前也只在日本av漫畫裡看到過。



突然屋內的床上,林信床邊爬起一個人彎著腰對著地板猛吐。



「這是……」突然出現的第三人嚇了我一跳。驚嚇之後,心中猛然轉過,林信、小雲,還有一人不就是…. 這什麼回事?老婆沒醉,什麼跑到林信夫婦床上。難道是在我醉倒之後如我原來所想那樣,被林信搞上床?也不對啊,林信不是醉倒在床上了嗎? 「靠,這到底什麼回事」在我思緒飄飛時,小雲也被嚇到了,連忙起身,沒有去幫老婆拍後背,卻是跳下床趴在地上。



等我轉過注意力時,一個奇怪的現象出現了,小雲像是害怕被人捉姦似的趴在地上,而老婆在那本屬於小雲的床上嘔吐著。



「這…」本來就有點頭暈的腦子更是轉不過彎來。



老婆嘔吐了十多分後轉身就要躺回去睡覺,這時在那穿過窗簾的月光下,我震驚住了,「小雲…」我忍不住叫出聲,屋內兩人都被嚇到了。一個人是因為被我突然出聲所嚇到,另一人卻是被捉姦住而嚇到。



綠帽,一個美麗的名詞,我榮幸的得到它。當然我沒有快樂,唯有憤怒,猛的推開門,沖上去,拉起地上的老婆就是兩巴掌。



「陳哥,你們…」本來因為醉酒昏昏欲睡的小雲被我倆的舉動弄清醒了。一邊是我憤怒的罵聲和毆打聲,一邊是老婆的痛哭的哀求聲。小雲連忙跳下床想拉住我。



n久之後客廳,老婆和小雲兩人坐在沙發上,披頭散髮的老婆在那低聲抽著鼻子哭著,小雲則在一邊安慰著她。我呢?靠在牆角生著悶氣的抽著一根又一根的香菸。



在小雲的勸導下,老婆起身向我走了過來,「老公」見我沒應,老婆是一臉憂慮、憔悴還有一絲的膽怯,背後的小雲見狀忙上前鼓勵示意老婆繼續。



「老公…你能原諒我嗎」說著老婆忍不住又想哭出。



「陳哥」小雲忙接過話,我微微?頭,繼續抽著香菸。



「梁姐這樣做對不起你。但是作為女人,我能理解她。畢竟我曾經也幻想過和別的男人上床。」見我有在聽,小雲繼續說道,「這次梁姐和我家林信發生這種事。都是酒後亂性,害得梁姐把持不住自己做出對不起你的事」小雲停頓了下繼續道「現在梁姐已經悔改,希望陳哥能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她這一次。」「原諒,呵呵。如果你給林信帶綠帽子,你說他能原諒你嗎」雖然在一陣毆打和怒罵後我氣消的差不多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回擊道。



沈默,老婆擦了下眼淚?起頭,鼓起勇氣道「老公…只要你不跟我離婚,我什麼都願意替你做…」望著老婆臉上瘀青,心中不由一痛,想起以往相親相愛的日子,心中的悶氣早已不見,可惜面子讓我忍不住狠心說到「原諒你…可以啊,只要你把我下面的尿喝下去」說著拉下褲鏈,掏出還是一直硬著的肉棒。



「你…」小雲聽了忍不住叫到。



老婆先是一愣,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走了過來,然後蹲下,接著在我的震驚中一口含住我的肉棒。



「啊…」小雲顯然對老婆的舉動很是出乎意料,我呢?很是震驚,但轉眼,心中一股暖流而過,「老婆還是愛著我的」見我沒動,老婆含著我肉棒的嘴慢慢的退出一點,然後舌頭學著以前我誘騙她學卻沒機會享受的口交方法略帶生疏的舔著龜頭,右手伸到睾丸下輕輕的握住它們,小心翼翼的揉捏著。



早已憋了許久的我在老婆第一次給我的口交中射了出來,因為很急,射出的尿液力度非常強,使得老婆忍不住咳嗽,在我的不忍中,老婆卻繼續含住它,一口一口艱難的把尿液吞了下去。



尿後很是舒暢但更多的是快感,因為老婆仍含著我的肉棒口交著。



我彎下腰,伸手穿過小雲給老婆披上的睡衣輕輕握住那巨大的豪乳揉捏著。



過來十來分鐘,我見老婆已經臉部肌肉和手開始有點遲鈍,顯然她開始酸了,加上我也有點想射,就從老婆嘴上抽了出來,用手示意她轉過身。



掀開睡衣對準早已濕漉漉的小穴一捅而入。想起剛才老婆讓別人進入了只有我能進入的小穴,心中早已消失的怒氣,忍不住再次升起,粗暴替代了以往的溫柔,我只顧拔出再猛力插進,全然不顧老婆臉上升起的痛楚。



也許是習慣了,老婆臉上的痛楚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與以往完全不同的快感。老婆的呻吟聲越來越高。想起剛才老婆就是這樣在林信的身上呻吟著,我忍不住用力拍打老婆的臀部,「你是不是賤人」「我是賤人,我是老公的賤人」老婆瘋狂的回應著我的怒罵。



「你是不是蕩婦」「我是蕩婦,老公快幹死我」「用力幹死你家小茹」我見老婆這麼淫蕩,這麼配合我,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征服感,用力拍了下老婆的臀部問道,「我是你的誰」「你是我老公,我最愛的老公,我唯一愛的人」我聽了很是高興,但是為了以後,我只能假裝怒罵道「賤人,我不是你老公,你也不是我老婆,你只是我的一條狗,快叫主人」按照以往的老婆現在肯定會對著我幹,然而此時的她彷彿陷入了慾望和愧疚而臣服中,竟叫道「主人,茹奴是主人的一條狗,主人快幹死奴」可能是羞恥和快感,竟老婆在叫喊中瞬間達到高潮,身子在一陣顫抖中射出一股股陰水在我龜頭上,然後身子無力扒下。



也許這次高潮太強,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老婆時不時的抖動了下,顯然她高潮未盡。



老婆突然的趴下,讓我燃燒中的慾火被水澆了一樣,不上不下,很是不舒服。



這時我注意到觀看了我們一整場表演的小雲,此時她正內衣不整,胸罩被拉到乳房上面,一隻手在自摸著,另一隻手也插入內褲中,顯然在扣挖著自己的小穴。



眼見一人妻,而且是我意淫過的人妻在我面前自摸,你說我能不干她嗎。



這一夜真的是好漫長啊,我連射了三次,老婆和小雲被我幹的是高潮?起,保守估計各有五次啊,同時相繼老婆嘴巴的破處之後,老婆和小雲後面的第一次也被我很快採摘!



後記



一次老婆出軌為代價,我獲得了老婆的臣服和歸順,同時還征服了一位人妻。



從此之後我家和林信夫婦家格外親熱,小雲只要有機會就會背著老公和我以及老婆3p。



你說我被人帶綠帽是幸福還是不幸福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