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飛車辣妹賭輸...倫為我的..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是仲夏深夜的時份,經過連日來不停的豪雨,天氣變得如初秋般的清涼﹗

但我體內卻慾火燃燙﹗﹗

兩星期了﹗我仍找不著一個標緻的獵物﹗

我那股無時無刻不衝上腦際的性虐獸念,正等待我狂烈地喧洩出來﹗



我穿上那套滿意極了的黑色姦魔戰衣,

帶上黑鋼頭盔,騎著漆黑的電單車,奔向郊外A區小鎮。



A區是遠離市集的高級住宅區,人口密度很少,

那處都是一棟復一棟的平房,屋與屋的距離相隔很遠﹗

我計畫在那裡找尋適當的目標,看看我的運氣吧﹗

也看看那個臭婊子不好運氣啊﹗嘿﹗嘿﹗



當我距離A區;還有個把小時路程的高速公路風馳著的時候﹗

一輛電單車以相當高的速度從我的車旁「颼」聲擦身而過﹗

好傢夥﹗有挑戰我的意味﹗



我那會認輸﹗立刻踩盡油門。

我的電單車性能極好,C C夠大,馬力強勁﹗

不消一會兒就追貼先前那虎嘯而過的電單車﹗

啊﹗

我發現前面的鐵騎士身形婀娜,映眼是一襲紅衣﹗

挑釁者竟然是一個女的﹗



那女騎士稍為回頭望我一眼,因為她也是帶著頭盔的,

所以我不能看清她的臉龐﹗她向我作了有膽便跟來的手勢﹗

隨即便將車子猛扭九十度轉入鄉村的小徑﹗車速有增無減﹗



這分明是向我下戰書的吧﹗



我當下沿著她的路向絕塵而去﹗



這條小路羊腸而曲折,坡度是此起彼落,我認得是通向A區的捷徑﹗

女騎士的駕駛技術很好,加上諳熟路途,我竟差些也跟不上﹗



但我卻不是窩囊,始終保持在她背後不足一個車位﹗

剛駛入A區,在一間獨處林木中的清幽小平房前,

稍作明亮的街燈下,她突然急劇地剎下了車﹗車子擺了一個弧﹗

車胎與油礫路急劇的磨擦發出刺耳的吱、吱聲,

瀰漫著濃臭的橡膠味﹗

我也跟她一般模樣剎下了鐵騎﹗



她瞬即跳下車來,轉過身就猛然除下她的頭盔﹗

一頭染了金色的軟髮披將了下來,她用一對光亮的眼神向我望來﹗



「嘩﹗好一個美女﹗」我心裡叫了出來,

大約廿二歲的年齡,身材高挑,她的樣貌有點兒似陳PO蓮﹗

面上夾了一股邪淫之氣﹗倒也很合我的胃口喲﹗



再看她的穿著,真令我深深地吸上一口氣啊﹗

她上身是一件上等質料的緊身乳膠襯衫,

不扣上一顆扣子,很隨便地在肚臍上打一個花結,

裸露的酥胸上圍上一條崩緊的黑色Bartop,

幼得祇能剛好遮著她胸前高巍的雙峰﹗嘿﹗這麼暴露﹗

腰下是緊貼腎部的迷你乳膠短裙﹗短得幾乎連屄也露了出來﹗

她的雪白肌膚﹗蛇滑的纖腰﹗粉藕般白裡透紅的玉臂....

看到這裡﹗我的話兒已經暗暗澎漲起來了﹗



雖然我帶著鏡面黑沈的鋼盔﹗她好像知道我正在注視著她的胴體﹗

她走過來嘴裡牽起不屑的笑容:

「怎樣﹗我迷人嗎﹖喜歡我吧﹗」



我冷冷地說:「我從不喜歡任何女性﹗」



她聽完我說後,發出一陣銀鈴般的譏笑聲道:

「不喜歡我的美貌的人﹗多會喜歡幹我的﹗」

果然是一個豪放的女人﹗

她繼續自顧地道:「電單車駕駛技術你也相當不錯,就不知幹的功夫如何﹗

但要幹我的男人通常要給我錢﹗」



我仍舊冷冰冰地道:「我從不用金錢來作性交易的﹗」

她又笑得嘴不合攏,前仰後僕,笑了很久才說:

「聖人﹖正人君子﹖」



我不理她嘲諷:「隔一會兒﹗妳便知道我喜歡什麼了﹗」



她「啊﹗」的一聲,

又說:「好﹗我現在已很富有了,你看我的大屋﹗」

她指了指她身後的屋子﹗又發淫地細說:

「你這麼健碩﹗若果是英俊小生的話,我大可考慮免費送給你啊﹗

來吧﹗還帶著頭盔作甚﹖給我看看你生得個怎麼樣子﹗」

好一個大淫娃﹗

給我遇上了﹗算是妳的黴運吧﹗



我詐作依她所言緩緩地除去頭盔,露出我幪在盔下的魔鬼面罩﹗



她看見很驚奇地道:「噢﹗你是格蘭披治的賽車手嗎,裝模作樣﹖」



我不理會她,繼續從袋中取出飛虎隊的黑色冷帽套在頭裡﹗



「現在﹗你要看我的真面目就更加難上加難了﹗嘿﹗嘿﹗」

我朝著她發出極之淫褻的聲音。

我陰騭騭地說:「妳不曉得近日攪得滿城風雨的是誰嗎﹖」



女郎看來有些驚慌,但仍鎮定問道:

「你...就是那個...專欺侮女性的幪面色魔﹖」



我略頷首嘿嘿地說:「不錯﹗你也聽過嗎﹖不賴喲﹗」

嘻﹗嘻﹗知我跟著會怎樣吧﹗準備反抗嗎﹖哈﹗哈﹗哈﹗」



我說著,趁她還沒有戒備的時候,瞬即虎撲離開我十來呎的女郎,

右手欲快擒著她手臂,左爪則向她胸脯抓下﹗

怎料她竟能在千鈞一髮的煞那,沈腰禦身避開我迅雷的偷襲﹗

我一招未能得心應手,便已知此娃有點底子﹗

不出我所料﹗她低?一聲,「呼」的右腳橫踢我面門,

來勢勁而狠﹗但我看出這祇是虛招罷了﹗

我輕輕俯身低頭避過,接連她左膝即朝我腹下頂來,這才是殺著呢﹗

但既給我知道門數﹗我就給她一記緻命的還擊吧﹗嘿﹗

我用百磅的重拳,如鎚地擊下她膝蓋上﹗

悶雷「砰」的一聲,那纖纖玉腿又怎可抵受我的轟天一擊﹗

她重重地跌落地上呼痛呻吟著。

我立即走向她身旁,「澎」的一拳又打下她正在疼痛的部位上﹗

她「哇﹗」的慘呼起來﹗



我站在她身旁用腳棧道她的大腿獰笑著:

「呵﹗呵﹗Good﹗痛上加痛吧﹖

學了這三腳貓跆拳道也來撒野﹖花拳秀腿﹗大不自量力吧﹗

臭屄﹗癱起來再和我姦魔玩玩啊﹗跛了嗎﹗哈﹗哈﹗」



我表面上是教女人防狼自衛術的空手道專家﹗

其實暗地裡卻是逢女必姦的狂魔﹗

這條臭貨當然不知我的底蘊﹗

所以落得慘敗收場﹗



我瞧她的痛楚稍減,當然不會給她回氣機會﹗

我一腳再踏下她的大腿嬌肉上﹗然後俯身一把抽起她金黃及肩短髮﹗

狂摑她十多個耳光﹗再來又一拳窩下她的肚腹之上﹗

「啊﹗不....不要..痛...痛...呀.呀..」她給我打得幾乎嘔吐﹗



「嘻﹗嘻﹗反抗呀﹗毫無氣力嗎﹗」

我用左手將她的頭髮像一綑草般握在手腕不斷左繞右迴,

右手則伸入她的Bartop內掏摸她高高的大乳,揘玩那小小的紅提子﹗

「很富彈性啊﹗嘿﹗嘿﹗」

我對著面腫肢殘的賤貨繼續道:

「今雲要妳看我的手段﹗慢慢姦屌妳吧﹗待妳知道反抗的代價啊﹗」

說完,我一手連髮帶身暴抽起她整個人站起來,

「嗚﹗...放開我的.....髮..」她痛得求憐﹗

我隨即暴喝道:

「打開妳家的大門﹗進去﹗快﹗

慢半步的話﹗你要活受罪﹗」

我又從後緊緊拉索她的頸鏈,她幾乎嗆不過氣來,

我脅迫她踏上石階逐步逐步地走到木門口。

「掏出鑰匙來﹗臭屄﹗再不給我聽話﹗嗆死了算吧﹗」

我一邊收緊項鏈一邊恐嚇道。

「咳..咳...咳」她喘著氣取出鎖匙來開木門。



待木門一開,我順手開了廳燈,一手推開這個婊子,

然後一腳狠狠地伸向她的屁股,她整個人向前猛撞向迎面的軟椅上。

冷不妨廳口走廊上走了一個人影出來,

啊﹗原是一個剛從夢中醒來,還揩著睡眼惺忪的少女﹗

她還未睜眼看清大廳的景像,隻聽她含含糊糊地說:

「姐姐回來了嗎﹗怎麼這般吵﹗又帶男人返家﹖」



仔細一看,這個少女約十六、七歲,嬌俏的面兒比那臭婊子還美,

身材雖然還不豐滿﹗但嬌小玲瓏﹗麻雀雖小,五料俱全啊﹗呵﹗呵﹗

那薄薄的小背心顯出剛發育的雙峰優美的曲?,看得我樂極了﹗



白衣少女聽到趴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姐姐,立時驚醒了﹗

「噢﹗怎樣這樣子﹗」她撲在姐姐身上﹗

我冷冷看著她情深的姐妹倆,這回真是一箭雙鵰呢﹗

嘻﹗嘻﹗還是處女吧﹗

心想:一會兒妳這小稚娃可要好好享受處女的痛楚﹗

我淫意大盛,不禁呵﹗呵﹗呵地姦笑出來﹗



我的淫笑聲令她一再受驚﹗

她回頭一看,眼前已展起一個龐大的黑影,

當她再看真的時候,

是一個幪著面的黑衣巨漢,露出幪面套外的,是一對淫邪雙眼﹗

正色迷迷的瞧著自己﹗



「呀﹗你....你是誰﹖怎麼這個樣子...你想怎樣﹗」

我看著她惶恐的嬌面,睜開水靈般大大的雙眼.....

低胸小背心裡起伏中的小胸....

我心裡已在電光火石間盤算了怎樣對付她倆姐妹﹗

嘿﹗嘿﹗

我施施然徐徐地走近小女郎,以鷹爪用力擒著她的玉臂,

提起她整個身子﹗

嘩﹗她的小臂子竟似如綿無骨似的,入手滑溜已極﹗

這份弱質纖纖的感覺,使我的淩虐暴增﹗



「嗚﹗做...什..麼...快...放開....我..嗚..嗚..」



「姐..姐...救我喲...」



她驚恐得流出了淚來,好一個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模樣﹗

換轉是普通的男性,可能會心軟吧﹗

嘿﹗嘿﹗可惜她遇上了禽獸的我﹗哈﹗哈﹗

「啪」的一聲,我賞了她一巴大掌﹗



「哭吧﹗妳不使勁的哭﹗拚命的求饒﹗我的大雞巴怎會興奮﹗

哈﹗哈﹗過來﹗給我吻妳的小頸吧﹗」



蜷伏在地上的大姐掙紮著想挺起身來,我一面重腳無情地踐在她背上,

另一面扯著小女郎的手道:「臭貨﹗看我怎樣操妳的妹子吧﹗」



地上的女郎困難地扶著軟椅爬起身子,

嘶聲叫道:「不﹗不..不要幹她﹗要..幹..幹我吧﹗」



「怎麼﹗命令我嗎﹗我偏要屌妳的妹妹稚嫩的陰戶﹗嘻﹗嘻﹗

待妳奈得我怎樣﹗」

我剛說完,隨即雙手將幼女小背心發狂的左右一分﹗

「嘶」的一聲衣破之響,小甜心的雙乳立刻暴現我眼前﹗



我涎著臉,發出下流的語吻:「雖然小小的﹗還算可以﹗

勝在一手可以緊包著啊﹗」



「不要﹗」地上那臭貨說著突然發狂地抓著我的腳跟﹗

我一下子竟然不能鬆脫,當下狂怒:

「找死嗎﹗臭奶﹗」用力一腳順勢向她下陰狠狠跟去,

「哇﹗」慘號的一呼,她整個人沒幾乎給我踢暈了過去﹗

但仍聽她斷斷續續地說:「放...過...我妹..子...她仍...是..處...女..,

受..不..起...的﹗」



「啊﹖」我故作驚奇地感嘆﹗

「那就更好了﹗嘿﹗嘿﹗我就暫時按不屌她吧﹗嘻﹗嘻﹗

我現在先姦了妳,待妳妹子學習學習是什麼的一回事﹗才和她親親﹗

嘻﹗嘻﹗」

我在靴下的暗格中拿出一條牛筋繩,

這種繩子輕而纖幼,軔而有彈性,綑綁後不易解脫﹗

我當然準備了不少這種繩子啊﹗嘿﹗



「不要反抗﹗出聲喊叫的話﹗就殺了妳淫蕩的姐姐﹗知道嗎﹗賤人」

小女孩早已被先前發生的事,嚇得呆呆了﹗那有反抗餘地﹗

我將幼女雙手兩腳反綑,跟著重重地推她在長長的軟椅上﹗

然後我扭著她烏黑的長髮,用緊褢幪面罩的臉?在她面前,

雙眼兇兇地瞪著她六神無主的眼神說道:

「給我定定的看著﹗留意我怎樣操妳的姐姐吧﹗

一會兒妳也要試試這種爽爽滋味﹗嘻﹗嘻﹗」



我不先行強姦這小女孩,是要她弱小易碎的心靈,

先感受一幕難以磨滅的、淒慘的、強暴場面﹗

還要是她自已的親姐姐被姦﹗被淩辱﹗你說刺不刺激﹗

待我屌姦她姐姐完事後,再向她執行破瓜的儀式﹗

她真是此生難忘啊﹗

哈﹗哈﹗哈﹗哈﹗

我的強姦行為是很有步驟的﹗在極度色誘之下,

仍不是亂來的﹗有計畫吧﹗嘿﹗

你說我是不是滅絕良知的野狼本色﹗

呵﹗呵﹗呵﹗



軟泥一般癱在地氈上的女郎狠狠的看著我,

我和她目光接觸:「怎樣﹗憎恨極了嗎﹗幹完後妳會更加憎恨我﹗」

我俯近她,一手執著她的短髮,我知道這個臭貨性格剛烈﹗

說什麼與及怎樣威脅她,也不會給我口交的,

我也不願冒這個險﹗



我先一下接一下掌摑她的臉﹗打得慢慢的﹗

「啪」「啪」之聲很有規律﹗

「你行動反抗不了﹗心裡在極度反抗吧﹗我就摑得妳什麼也不能想﹗」

她的粉臉給我打得通紅,紅印纍纍﹗

「啊﹗很~~~~痛~~~~停~~~~手」她痛苦的叫,她的妹妹就不停地哭﹗

我最後的一巴掌打得她頭也幾乎甩了﹗



「臭屄﹗」我雙手揘著她暴露酥胸的襯衫,反到她的肩膊後﹗

「你這個暴露的淫娃﹗臭屄﹗」

她的黑色BarTop在整片雪白的胴體上,更顯出她被掩著的雙乳﹗

益發神秘,更加誘人﹗

我瞧得淫意大盛﹗不期然口沫也弄濕了面罩﹗

我雙手扯下她那設計用來引誘男人,令男人高高勃起的時候,

乾脆一拉就剝下的BarTop﹗

然後我用龍爪式擒下她雙峰,天﹗竟然一手也包不盡﹗



我呸的一聲:「足有三十六吋吧﹗你這個臭奶﹗

本錢可是不少啊﹗怪不得這麼多男人供你養活﹗」



「剛才我不是說過不喜歡女人﹗不喜歡用金錢叫娼嗎﹗

你現在明白吧﹗我喜歡的是虐待你們這些異性婊子,

喜歡不願意之下的強姦啊﹗需要用得著絲毫金錢嗎﹖嘻﹗嘻﹗

白癡豬﹗明白了嗎﹗哈﹗哈﹗日本臭狗在姦女人時最愛說什麼﹗

妳曉嗎﹖我也來學一學﹗」



我一字一字地說「覺、悟、吧﹗呵﹗呵﹗哈﹗哈」



我不停地說不休地一時拑著她的紅提,三不更時又狂搓其乳,

「哈﹗哈﹗唸首性論語給妳聽吧﹗臭娼妓,給妳有點兒知識吧﹗

先揘妳個大臭乳...嘻﹗啊﹗啊﹗...好好聽著:

有姦自遠方來,不亦屌個樂乎麼﹗

哈﹗哈﹗哈﹗哈﹗啊﹗」



說到盡頭,我含著她的乳蕾,一口狠咬下去﹗



「呀﹗嗯~~~~嗯~~~~痛~~~~~~死」她咬著牙痛楚得眼也眯成一線﹗



「臭屄﹗做愛妳是做慣的了﹗我的大腸如果這麼快插妳陰穴,

便宜了妳了﹗」

我一口又咬下她肩頭﹗



「試試狼噬的滋味啊﹗」我沒有拉開幪面套的口縫,

祇是隔著冷布在她身上各部份瘋狂地咬過不停,

她妹妹幾曾看過這種恐佈場面﹗祇落得陣陣尖叫﹗



我咬得令我的幪面套的口部儘是唾涎及夾雜她肌膚的體香﹗

使我覺得非常過癮﹗爽得下體激得澎湃﹗

我扳過她身子,輕易地撩起她的超短膠裙﹗

這臭婊﹗竟不穿內褲﹗



「連內底也不穿﹗隨時準備給人幹嗎﹗

臭屄﹗淫賤﹗」我啐了一口鄙夷地說﹗



她的高趬的腎部,兩團肉滑滑淨淨的﹗摸下去很富彈性﹗怪舒服的﹗

我唧唧輕浮地說:「給這麼多男人摸過了﹗還是挺實啊﹗

嘻﹗嘻﹗」



先來我姦女最喜歡開的頭砲吧﹗插屁眼﹗

我拉開褲縫,長槍像怒漢惡惡地怒奔出來﹗

我用手指著我的小弟﹗回頭對小妹妹道﹗

「見過嗎﹗這就是大雞巴﹗雄渾吧﹗」小妮子不敢看﹗緊合雙眼﹗

「是的﹗你可以不看﹗但妳處女的血可要給它渴得飽飽啊﹗哈哈﹗」

我一腳踏著地上大姐的屁股,一路帶上了保險套﹗

這個被男人玩盡的臭女郎﹗不帶套幹她可要沾上甚麼病﹗



「蹲起來﹗給我屌屁股﹗不乖乖的話﹗我奪去妳妹妹的貞操再殺了她﹗」

我嚴峻威迫地向她暴喝﹗她果依這照辦﹗我樂極了﹗

她給我槽質這麼久,就不斷地反抗,耗去了我不少氣力﹗

每次我利用她妹妹來作要脅,她就立即軟下來了﹗看來她對妹妹是非常疼愛啊﹗

很好﹗我虐姦她妹子時,她可要看得髮指?裂吧﹗心可要盡碎﹗

我左手執著她腦後的髮根、右手揘按著她肩膊,

挺了直腰,低頭看準她的屁眼,

就用根巨大如鐵般硬的雞巴向目標一撞,

Yes﹗竟然給我如打針般一注而盡入,

她「哇啦」我的媽呀一聲野獸狂?﹗

叫吧﹗我的話兒每逢一聽到女人的悲鳴就再硬上一籌的﹗



「good﹗你的屁眼倒是很窄﹗夾得我的實實﹗

很少給人碰過吧﹗守身如玉呢﹗嘻﹗嘻﹗」



「我插﹗Yes﹗ Yes﹗嘻﹗嘻﹗」

我慢慢地插了幾下﹗每次都是長入長出﹗她就是長喊長呼﹗

跟著我塞入去的巨腸停留不動﹗我雙手背繞著揘她那雙垂下的奶奶﹗



「嘿﹗怎樣﹗我這根巨腸入盡了妳的肛門吧﹗

大雞巴像不像一堆屎在裡面放不出來﹗

嘻﹗嘻﹗忍著吧﹗這裡可沒有茅?啊﹗

哈﹗哈﹗哈﹗」

我用著非常下流、很粗鄙的語調講著﹗



她唯有啊~~~啊~~~嗯~~~嗯~~~聲發出悲吟﹗來喧洩不盡的痛苦﹗

我自己的小弟弟因為虐姦的樂趣,下流的行為﹗

興奮得無以復加﹗硬得痛起來﹗



「呀﹗我可要屌動了,放屎吧﹗」我大力一抽雞巴,整條脫肛而出﹗

她大力哇了出來﹗我未及她聲斷,一個勁兒再度飛插﹗

她的哇﹗哇﹗呼痛之聲不絕﹗可謂慘絕人寰﹗

但在我聽來卻是一首又一首的美妙曲子﹗

慘泣的餘韻真是繞樑三日﹗



「痛吧﹗盡情地哀嚎吧﹗給你的妹子聽聽﹗

姦屌屁眼是十分的痛苦啊﹗哈﹗哈﹗哈﹗

我幪面姦魔又是屌得多麼高興的淫笑啊﹗

哭啊﹗叫啊﹗」



我連環地狂抽狂送了三十餘下,她的身子本是雙手按地,兩膝跪地的,

但給我不休止的暴插下,最後給我壓得雙手支持不住﹗

整個人向前僕下﹗我乘著去勢,

好像賽馬終點前,騎師俯低全身葡下的姿勢﹗

我連人帶腸飛墜般正搗黃龍﹗

她雙奶像黃瓜落地一樣砰然沈響﹗她痛喊得聲線也嘶啞了﹗

死去活來吧﹗

我整個就重重壓著她身上,那條熱狗仍深深插入她屁眼之中﹗



這幾下子瘋狂的性鬥中,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奮與快感﹗

腸裡忍不住衝出了一些精液出來,弄得我保險套前端垂垂的,

再屌下去是,不夠痛快﹗

我立時站起身子,脫下套子﹗

走到她妹妹的面上,我一手揘著她的腮﹗

「舔淨它﹗」我命令說。

「不...要...﹗放....」她使勁的擺頭,含糊地吐著說話﹗

「不要嗎﹗妳姐姐死定了﹗快舔﹗伸出舌來﹗」

「快」我暴喝﹗



這小女娃,竟還不從﹗我勃然大怒﹗

一手推開她的頭﹗即向她姐姐身處拳如雨下﹗

「還從不從﹗活活的打死吧﹗」



少女哭得喘著氣,嗚咽地說著:「不要再打了...我...舔..吧﹗」



「哈﹗哈﹗哈﹗答應了嗎﹗」我聽得她應允,心頭一樂,淫念大漲﹗

走回小娃子的臉上時,高舉粘了精液的高昂雞巴又流了些白精出來﹗

「好好地一下接一下的舔吧﹗」我抽著她少女特有的光美長髮,

湊過她的頭對著我的話兒,她極不願意地伸出小小的舌兒舔了幾舔﹗

隻這麼輕輕一舔我的龜頭,我就益發性奮異常﹗

我暴喝道:「吮我的龜頭,就像你們這些幼稚的小女最愛吃冰條一樣﹗吮﹗」



「不乖乖聽老子的話﹗我用火燒妳姐姐的臭屄﹗」

這就叫得寸進尺了,先要她舔,繼而吮,

當然下去是要含了﹗然後就是深喉的口交﹗

我這樣對付這種人見人呵護的妙齡少女,

你說我賤不賤﹗殘不殘忍﹗



我也覺得做得太過份了,所以大雞巴堅硬得可以舉鼎﹗

哈﹗哈﹗哈﹗哈﹗



「吮﹗臭屄﹗」我昂起濕漉漉的肉腸。

「小妹妹親小弟弟最好不過﹗哈﹗哈﹗」



她的神態儘管噁心得要嘔,但那敢不從﹗全單照做﹗

我給她吮得也死去活來,快活過神仙﹗



「整條含下﹗」我暴呼暴喝的時候﹗

她地上的姐姐無力地沈痛的看著,滿眶盈淚地說﹗

「放...過...她吧﹗求....你﹗」

我看她這般哀求的樣子,真是所有虐待、強姦的狂性完完全全回來了﹗

我要儘量用她倆的肉體盡情發洩﹗



我隨著她含下的動作,緩緩將大腸在她口腔中前後移動﹗

那種快感實在太美妙﹗兩個可人兒給我玩弄得成了淚人兒﹗



「妳妹妹第一度與我口交,成績也可以了﹗good﹗大有前途﹗

嘿﹗嘿﹗經一蹶長一智,明白嗎﹗以後不用教也曉怎樣使男人快樂吧﹗

小女娃﹗」



「好了﹗吮得也很乾淨了﹗」我一手擰開四肢被我紮著的小嬌娃﹗

再慢慢帶上保險套﹗

「現在又輪到妳了﹗」我陰笑地對著地上的殘屄道﹗

我先將她雙手舉高然後綑上牛筋繩,看見天花上的廳燈兩個鋼扣環很可以承力,

就分開了兩手吊起了她,大約離地面約三呎左右,

她整個人淩空,雙手痛得呼呼的﹗

「普通式姦妳的陰戶,妳會當作家常便飯的做愛﹗不會帶給妳痛楚吧﹗

就加些SM,刺激點兒啊﹗」

我移了一張單人軟椅在她雙腿之下,跟著我背靠軟枕舒暢地朝著小妹妹的方向

坐下來,我的長鞭正在一柱擎天﹗

我緊握垂下來的美腿,一邊欣賞露在迷你裙下的陰戶與濃密的陰毛﹗

約隱約現的陰唇很肥厚啊﹗瞧得我血脈賁張﹗

「滾下來﹗臭屄﹗」因為牛筋繩有一定的彈性,

我舉高雙手使勁揘著她的寸腰往下猛拉,

將她的腎部強行一吋吋地移近我脾罅﹗



嘿﹗嘿﹗

橡筋般的繩子拉得滿緊的,她兩隻手的手腕也血痕奔現,

「哎喲呀﹗痛~~~~~~嗯~~~~~」



「痛吧﹗還有你受呢﹗我往下每扯一扯,你就疼上一疼﹗

痛不欲生啊﹗準備受酷刑吧﹗呵~~~呵~~~~」我樂得連聲淫唱﹗



「臭屄﹗像升降機下來給我屌後陰﹗」

我移好位置,好讓我的雞巴瞄準她的後屄,

跟著我嘿嘿一聲,兩手用姆指及食指像拑一樣揘實她屁股一團肉,

運起強勁,一下子猛拉她陰戶下來﹗

我的兩指力氣勁吧﹗



「滋」的一聲,我拔起的長旗杆屌盡她的陰域裡﹗

「嗯~~~呀~~~不~~~~放~~~」她再次嚎叫﹗

她的手腕在痛﹗屁股在痛﹗屄也痛﹗

承受不起了吧﹗



我側著頭看她妹子有何反應﹗

噢﹗兩手掩著臉地呼叫﹗「不要,不要」叫個不停﹗

我那會理她﹗



我的肉棒一走到陰道里,就覺得暖暖的,十分舒服﹗

我用慢火煎魚式,右手箍著她的纖腰,箍起箍落﹗

左手繞過背後狂揘她的巨波﹗

她的肉屄就在套在我的肉棒上跳上跳落﹗

雖然我的腰不用前仆後湧,但雙手不停忙碌﹗

倒也要用上氣力﹗



「啊﹗啊﹗啊」我嘆一聲,就拉她下來,少鬆一些,她又彈了回去,

你說爽也不爽﹗我興奮得祇能發出像野獸交合的單調聲?﹗

「Yh﹗ Yh﹗ Yh﹗」

「慢動作玩完了,現在加快升降的速度吧﹗臭屄﹗」

我突然放開兩手,讓繩子自然收縮,她整個屄滋聲脫離了我的話兒,

跟著我又重重拉她下來,將她的陰戶勁勁的套回鐵棒中﹗

「爽吧﹗再來﹗」我用這招式玩了約三十餘次,

每次入的時候都是直破陰唇之口,搶入子宮,一沒而入﹗

每次出的時候都是驟然離去,像發炮似的﹗

我野獸般的怪叫蓋過了她的痛吟之聲﹗



「哈﹗哈﹗哈﹗哈﹗

不曾這樣給男人操過吧﹗解決妳吧﹗」我狠狠地說﹗

我目露兇光地對著她小妹妹說:「看妳姐姐怎樣給我屌暈﹗」



我知道又是我出火的時候了,龜頭也吐了不少精液出來﹗

我突然站起身,插著她後陰的鐵棒壓下她的陰道,

我舉起雙手從她腰處滑到了兩臂,一吐勁力齊扳,

整個人幾給我扯得蹲在地上,

繩子已經拉到它最大的長度,但她的雙掌仍未能按在地氈上,

「就這樣操妳﹗」我一手拉髮,另一手按在她背上,

就開始我瘋狂的抽插,我每一次的鋤入,都用全身的力往下壓﹗

使她的腕和繩互相拉扯,令她體驗前所未有的痛楚﹗

我毫無良知的獸性已填滿了腦海,也聽不得了滿屋的慘號﹗

「斷吧﹗YH﹗YH﹗死吧﹗YH﹗YH﹗哈﹗哈﹗哈﹗」



「我唏....痛吧﹗YH﹗YH﹗哈﹗哈﹗哈﹗」

我拚命的幹﹗狂熱地衝插令我的小玩兒盡嘗淫慾﹗



精槳在我激烈的抽插中滿瀉到保險套裡﹗

一陣陣的高潮奔走了我的全身每一個角落﹗

她真的在我屌到最後的階段暈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我拉下口縫,重重地在她背上啐了一口就猛然離開她身體,

繩子將她重新吊起來了﹗可愛的彈繩﹗



我脫去了套子,裡面全是精液,整條棒子變乎成白的,像貼滿槳糊﹗

我走到她妹妹處,強行將快要軟了的小弟弟塞進她薄薄的嘴唇裡,

「給我吮舐了所有精液﹗」

她淚已乾,氣力也用盡了在狂號之間。

「反抗」兩個字對她來說是遙不可及的﹗



她像機械人一般一下一下地替我清潔服務﹗

我的雞巴在淫威得逞之下又重新振作起來﹗

我現在還不要破她的處女之身﹗我要先在她口裡射多一次精﹗

我雙手捧著她的頭,又幹了起來﹗

「含得緊些﹗你這個乳臭未乾﹗連你的娘也要操了﹗」



「不含得好好﹗妳姐姐就是妳的榜樣﹗」

「哈﹗哈﹗」

「臭屄﹗」



為了要她配合我的肉棒,我狂扯她的秀髮使她張口大些、

按她後腦使她領略深喉的滋味、拉她雙耳使她吮得緊些、

擰扯她雙頰翠肉迎上我的飛快速度﹗



「哈﹗哈﹗天旋地轉了嗎﹗呵~~呵~~~」



「吃過晚餐沒有,來點飯後甜品吧﹗吃巨蕉﹗」

我的話兒在她口腔徘徊了大約十餘分鐘,要這種未經人道的少女作這種事,

實在是不曾試過的,我淫穢的獸慾奔瀉如江河缺堤,高潮眨眼間又到了﹗



「Yes﹗Yes﹗Yes﹗西米露來啦﹗」在射精的煞那﹗

又像上一回對付那性感女郎一樣﹗從她嘴腔猛地抽出,這次我另發賤招﹗

我左手一揘秀挺的鼻子,使她不能呼吸,

櫻桃小嘴不得不能大大張開,是時候了﹗

我大喝一聲:「噴精﹗」右手狂摔話兒包皮﹗立時一道白槳射入她口腔﹗

跟隨白槳進入的又是我令每一個女人極度驚懼的無情大鞭﹗



「吞盡精液﹗漏了半點的話﹗殺你全家﹗嘿﹗嘿﹗」

她也蠻乖乖的啊﹗吃吧﹗



這時她的姐姐也在痛苦中醒了過來。我聽見背後的呻吟﹗

回頭看著她:「你放心啊﹗處女破瓜這樣精采的一幕,

必定留給妳慢慢欣賞的」



我嬉皮笑臉一路說一邊推開她妹妹的臭嘴,

挺著還未下半旗緻她兩姐妹哀的話兒朝她走來﹗

「好﹗我放妳下來待妳舒舒服服的看個夠飽喲﹗」



一切整頓好了﹗我又帶上保險套子﹗

「妳說妳妹妹是處女嗎﹗我現在試試﹗是的話﹗就和她來個打真軍﹗

不是的話﹗有得妳瞧了﹗嘿﹗嘿﹗」



我每一次強姦都會帶上保險套,不單是為了防止證據遺下,

最重要的是不知那些被我姦淫的臭屄屁眼是否染有性病﹗

那時可就自食其果,天理循環了﹖

面對我前面的稚菜,我看九成也是處女﹗但為求安全﹗

還是先帶套來驗一驗﹗



「哈﹗哈﹗有觀眾看幪面色魔怎樣強姦處女了﹗

由我來自編自導自演吧﹗呵﹗呵﹗」

我不斷猙獰地仰天狂笑。



jkforum.net |



身後的姐姐發出可憐已極的哀求:「求...你..放過她..你幹我吧﹗」



我再打了一個哈哈:「狗種﹗你已給我屌殘了,

對著妳﹗我的雞巴也不會引吭長嘯﹗還是妳妹妹令我的大雞巴精神抖擻啊﹗

哈﹗哈﹗」

我徐說徐走到她妹子旁,解開了她身上的囹圄。

「看在妳是處女份上,就在前面正經點兒姦妳吧﹗」說完﹗

我暴力地拖她滾下在地上,隨即縱身一壓﹗

右手扯下她的熱褲,啊﹗陰毛這樣少﹗很稚啊﹗

握著堅硬雞巴的手有點兒因興奮而手震﹗

「破瓜吧﹗小賤菜﹗」

我對準她的小陰戶,一下子無情地勁鋤而下﹗

「巨刀劈柴﹗臭奶﹗」我大喝﹗



「哇﹗呀﹗」如一聲雷電霹靂﹗小妮子痛得全身抽搐﹗

乾了很久的淚如泉湧般奔出﹗

啊﹗她的陰道真的非常緊迫﹗

「果是蠻荒之域,從未有人探訪啊,小娃子﹗我是哥倫布﹗Yes﹗」

我低首看一看話兒的進入程度,竟然進入一半﹗成績不錯﹗



「屌破妳的處女膜﹗」



我全力衝次,Yes的一聲全根插入。

跟著勁插兩下,抽出來一看﹗

嘩﹗血絲滿佈在陰莖之上﹗小娃的陰戶全是血﹗



呵﹗呵﹗呵﹗

我仰天花板而長嘯﹗一手扯脫保險套﹗

「來打真軍啊﹗」

我從未試過除套來強姦女人的﹗這回是姦女以來的首次﹗

我亢奮得全身打戰﹗

「親密的接觸吧﹗」



待我有所行動時﹗

她姐姐尖叫著「不..要..不要..不..要」

「親愛的姐姐﹗妳的尖叫悲鳴實在令我振奮啊﹗

嗨﹗繼續叫啊﹗嘻嘻﹗」



我對著手無搏雞之力的弱女殘忍地笑著﹗

「剛才試過處女之屄了,現在嘗嘗妳的處女屁眼啊﹗」

弱女還未在處女之痛恢復過來﹗我扳轉她身子﹗

拉她上半身伏在軟椅上﹗

我跪下來,雙手摸著白白的兩個小月亮﹗



「嗨﹗姐姐﹗看到我七吋長的大腸吧﹗

我要逐寸逐寸地攻入你妹妹不堪一擊的屁眼堡壘中﹗

用我肥大的熱棒慢慢來屌闊你妹子的肉道﹗

哈﹗哈﹗哈﹗

好﹗嘻﹗嘻﹗先入少許﹗」



我Yeah拉長嗓子一聲,

陰莖跟隨我的節拍在她屁道上向前鑽,

就像鎚釘子一樣﹗撬入她窄窄的門檻﹗

小妮子當下痛得屁股左右亂晃﹗

「唷....呀....媽....呀.....嗚﹗」



「Yes﹗無情吧﹗妳嬌嬌的玉身﹗就讓我打碎好這無雙巨玉﹗

這次屌入一半喲﹗」

我接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