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兩姊妹日記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為了方便上大學,我們兩姊妹搬到大學的近郊住宅區暫住。家裏倒是富裕,常人可租不起的兩層式的房舍,我們卻租下來,沒跟外人合租。



??這裏的房子頗華麗,屋外甚至有花園及車位,整個住宅區占了一大塊山林,卻只有十多戶人家,四周幽靜怡人。



??我叫小麗,今年剛上大學一年級,姐姐小雅比我大一歲,正在讀大學二年級。姐姐自幼便有虐待和暴露傾向,我這個妹妹的,可被她培養成標準的被虐狂。好端端的兩個小美人兒,卻同是變態,真是天意難測。



??除了上學,姐姐不準我穿衣服,要保持赤裸。身上只戴上狗項圈,還要四肢著地爬行,我自小被姐姐訓練成一只可愛的小狗,過著狗畜的生活。姐姐用藥物把我的恥毛脫去,並在光滑的恥丘上紋上她的名字,說明了寵物的主人非她莫屬。我有兩個房間,一個是屋外門前的狗屋,長三尺、寬兩尺、高三尺,裝置了暖風機和冷氣機,算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豪華狗屋吧?雖然小了點兒,只能在內跪趴而不能站立,但我最喜歡待在那裏。另一個房間在距離屋子二百多米的叢林裏,是一個邊長四尺的正方鐵狗籠。鐵籠無遮無掩,裏頭甚麼也沒有,不過四周的花芳草香、迷人景致是狗屋比不上的。即使下著雨或天氣轉涼,只要興致忽到,我就會待在籠子裏一整晚,數著漫天星星而睡。



??上學的第一天,我還懶在狗屋,差點不肯起來。姐姐用註管替我浣腸後,便牽我到她房間穿衣。我沒有自己的衣服,全是借姐姐的,反正兩姐妹的身材差不多。姐姐從不會讓我穿內衣褲,選了露肚臍的短小背心,配上迷你短裙和運動鞋,全是青春活潑的衣裝。姐姐在將衣服在我身上比著,卻沒讓我立即穿上,只把衣物帶到車子,便駕車載我去學校。駛到大學停車場,姐姐把車子停下,由時間尚早,車場空蕩蕩的。姐姐命我赤裸裸下車,要我趴在地上翹起屁股。我害怕被人看見,所以很緊張,下體卻特別濕潤。姐姐拿出筆記本,在停車場啪咧啪咧的拍打我屁股,我在痛楚和緊張交迫下竟高潮起來。在我那被打得紅撲撲的小屁股上,姐姐用口紅寫了『母狗』兩個大字,才解開我的狗項圈,讓我穿上背心和裙子,再把一支巨大的自慰棒塞入我濕燙的陰穴,深入直抵子宮口。時下的迷你裙很短,裙擺離膝蓋近三十公分,加上我沒穿內褲,裙一掀起便會被看到那插著自慰棒的陰戶。乳頭緊張得早已尖硬,幸好背心有兩片薄乳墊,乳尖站起來也不會太明顯。在這種難堪的裝束下,我開始了第一天的校園生活。



??站在講壇上的那個老教授,履歷真的很猛,但講課的技巧差到不行。臺下的學生們,補眠的大方補、吃早餐的高興吃、窺妹妹的努力窺……要不是下身的大棒棒,我早就睡死了。



??姐姐不知在棒上塗了甚麼藥,使我的陰道又燙又麻,才半個小時就濕得一膣淫水。幸好迷你裙的內層是膠質,不會透水,否則我便糟透了。腿間不斷有愛液滲出來,裙內被沾濕,滿是水漬。我註意到很多男生的目光,使我不敢伸手進裙內抹。論女生的身材樣貌,我肯定是全場的焦點之一,明明知道被男生註視著,我竟有撩起裙子的沖動。想歸想,身體興奮起來,手卻沒幹起傻事來。我不斷交換翹腿,把大腿夾緊,卻不能止住胯間的麻癢,身體異常難受。好不容易撐到下課,身子已經癱瘓發軟。我硬仗的想跑去女廁清理下體,剛站起來,雙腿一下乏力,我便失去平衡。身旁的男生立即將我扶住,一手抓起我的上臂,一手搭在我腰間。姐姐給我穿的露臍背心,沒蓋到腰部,所以那男生直接觸摸到我腰際的肌膚,使我感到不好意思。



??可是,那男生卻光明正大地吃豆腐,沒打算縮手,並裝關心地問﹕「同學,你還好吧?」



??再不去廁所抹幹水漬就真的不好了,偏偏他又把我牢牢抓住,使我走不得。「哎呀……我沒事,謝謝你。可能我未吃早餐吧,手腳軟軟的。謝謝,再見。」身子輕輕一轉,把那男生的雙手甩開,我便急急逃跑。



??坐在廁板上,我才松口氣。



??從陰道內抽出自慰棒,穴口沒東西阻塞,愛液有如失禁般從穴內湧出來。姐姐平時也會對我下藥,但這次的春藥卻是從未試過的強烈,令愛液流得比平得多數倍。即使把棒棒拿走,藥力仍使身體發燙,我忍無可忍,只好用大棒抽插自慰起來。



??因為怕被廁所鄰格發現,所以我把呻吟聲盡量壓低,棒頭一次次推到花心,我爽得很想大叫。



??咇咇咇……手提電話傳來短訊,原來是姐姐發的。



??『妹,你在哪兒?』



??『我在廁所。』我一手回複短訊,另一只手繼續抽插不停。



??『棒棒很爽吧?』姐姐傳了個偷笑的圖案過來,看來姐姐料到我會很狼狽。我傳了個生氣的圖案回去。



??隔了一會,不知姐姐又生了甚麼壞主意,忽然改了語氣,傳來命令式的短訊『三分鐘內食堂,遲了就罰。記得插好棒子。』



??我吃了一驚,忙把棒棒塞入深處,再用廁紙胡亂抹幹腿胯。七手八腳整理衣服後,便從廁所沖出來。



??食堂在哪裏?我這時才想到。



??「遲了近十分鐘哦。」姐姐悠閑地坐著說。時間尚早,食堂內冷清清的。「姐,人家怎知道食堂怎麼走?」我呼呼的喘著氣,在姐姐身旁坐下。「問人問了好久才來得到啊。」



??「脫掉裙子。」姐姐按了自慰棒的無線遙控開關。



??「嗯?哇啊!」棒子粗暴地攪動,陰道傳來陣陣的磨擦快感。我們的桌子在一個靠背墻壁的角落,加上桌子寬大,坐著倒是不會被瞧見下身。不過公然在食堂光著屁股,我還是怕怕的。「姐,不太好吧……」



??姐姐沒回答,只把遙控器上的強度制調高。



??「嗚……好啦,好啦,我脫便是。」



??「還有鞋子。」



??我無奈地褪下裙子,再除去運動鞋,把它們交到姐姐手裏。



??看到姐姐壞壞地笑著,我默默地承受下體的刺激,裝出一臉自然。



??食堂的空調很猛,雙腿在桌底不甚冷,上身卻有點吃不消。露臍背心沒太大的禦寒作用。



??「妹,把上衣也剝下來。」姐姐的偉言又讓我大吃一驚。桌子不可能遮住別人對我上身的視線,難度姐姐真的要我在這裏裸露?



??「放心,不會冷壞你啦。」姐姐從袋裏拿出長袖外套,催促我脫衣。長外套換背心,已經是賺到了,我戰戰兢兢地望著四周,才脫下的背心,立刻被姐姐沒收。



??準備接下外套,姐姐卻沒交給我,竟自顧自地穿上。



??「姐……那……不是給我穿的嗎?」我狼狽地掩蓋乳房,扭動身子環視周圍,生怕被別人發現。接近午飯時間,人流明顯增加了,我非常著急。



??「要東西不會求嗎?我平時怎樣教你的?」姐姐說罷就不理我,刻意使我心焦難堪。



??「姐姐……求求你……賞給我外套……」我慌張地小細說。



??「叫我主人。」



??「主人、主人求求你吧!」



??「你求甚麼呢?不說清楚,主人我怎知道你要甚麼?」姐姐柔柔笑道。「主人求你賜我外套!」怕姐姐再東拉西扯,我一口氣說出整句話來。「你你我我的,真沒禮貌呢。」姐姐把頭轉過去,並調高自慰棒的震蕩強度。被這麼粗大的棒子掏攪花穴,即使最低級的強度也叫我好受,如今一調再調的升到三級,我再也按捺不住,赤裸裸地在食堂角落高潮起來,抖震下陰戶濺出不少淫水。



??姐姐伸手過來,搓揉我的乳房說﹕「你一身汗水,應該很熱吧?怎會需要外套呢?」



??「主人……求……求主人賞賜罪母狗……外套……」我無力地哀求著。姐姐終於再在袋子內掏東西,我暗暗感安慰。



??可惜,姐姐拿出的不是外套,而是口紅。她用口紅在我乳間寫上『淫蕩』兩字。「我出去買午餐,你乖乖地看東西吧。」



??目送姐姐離開,我無言了。



??高潮後身體異常敏感,雖然姐姐將自慰棒強度下降為二級,但我仍大為吃力,被斷斷續續的小高潮折騰著。



??我當然不敢擅自打開姐姐的袋子拿外套,同時亦沒勇氣坦著乳房而坐,只好窩在桌底躲起來。



??食堂的四人桌子,桌側鑲有板子,桌面甚寬,兩旁還有椅子遮掩,躲在桌底反而不怕會曝光。



??桌底陰暗,像是趴在家裏的狗屋,我稍稍定下來,專心跟蜜穴裏的棒棒抗衡。過了良久,姐姐買完午餐回來。「小狗狗,快出來吃飯?……」



??我不安地探頭竄出,桌看見姐姐拿著另一件外套。



??「只許蓋在身上,不準用穿的。」



jkforum.net |



??好、好,總之胸部不用坦蕩蕩的就好,我料得姐姐不會那麼好心。反正我是坐在裏邊,外邊有姐姐擋住,背面又是墻壁,只要有東西正面蓋著,便不怕會穿幫。嗅到飯香,我才覺肚子餓,於是摟著外套大吃特吃起來。



??我們用過午餐後,食堂越來越多人,對邊的兩個座位很快被男生占坐。那兩個男生看上我倆,便跟我們搭訕起來。



??「你們是姊妹吧?樣子很似喔。」



??「對喔,她是我妹妹。」姐姐輕輕笑答,這種笑容向來對異性的殺傷力甚大。於是,他們便有的沒有的聊著。



??我們兩姊妹因貌美而經常被搭訕,本來習慣得很,可是這般光著身子、插著自慰棒與男生談笑,卻是第一回,我實在非常緊張,臉蛋紅紅的。



??「我妹她是比較怕羞啦,你們別介意。」桌底下,姐姐的魔手伸過來,推壓我的自慰棒。「小麗你別一直不作聲嘛。」我暈。



??「妹,你冷嗎?不如把外套穿上吧。」姐姐忽然假意問道。我當然不可能把蓋在身上的外套拿起,再在男生面前晃動乳房地穿上。



??「對啊,這兒是冷了點,你穿上外套吧。」其中一個男生搭口。



??「呃……我……這麼蓋著,會比較……舒服啦、哈哈。」我結結巴巴地道。「我的外套比較厚,不如跟你換換。」姐姐仍未肯放過我,繼續將我軍。她脫下自己的外套,作勢要拿掉我的寶貝被子。



??「不……不用了,姐你穿上吧。」我裝作鎮定,姐姐則裝作平淡,但她眼裏盡是笑意。姐姐俏皮地拉拉我的外套,我趕忙把她的魔爪拍掉。



??姐姐上身是無肩帶的低胸皮衣,剝去外套後,胸前雪白的深溝把兩個男生迷得神魂顛倒。幸好他們註意力被姐姐分散,沒發現我的倉態,否則,我可能已穿幫了。



??午市過後,食堂的人潮開始減退。那兩個男生下午有課,所以才依依不舍地離開。臨走前還A走我們的手電號碼。



??「剛剛嚇死我了,姐姐真壞。」我裝起生氣的樣子。



??「呵呵,妹你不是很興奮嗎?」姐姐伸手過來,沾了一抹愛液,放入口裏品嘗。被自慰棒刺激了數小時,我下體一片狼藉。



??我們下午沒有課,於是就這麼坐著,看著食堂慢慢變回冷清。



??到了下午二時半左右,整個食堂已沒甚人氣可言,這翼更只剩下我們,其余的全是空桌。



??「好悶……」姐姐伸著懶腰。



??我趕緊坐正,繼續專心看書。時運高,聽不到。



??「好無聊……」姐姐從後摟抱著我,跟我依在一塊兒。她雙手鉆進我外套內,又搓又捏的把玩著,不許我安安靜靜地閱讀。



??「姐,嗯……別這樣……」



??「對了,妹。」姐姐忽道,「現在都沒人,你怎麼還要遮掩?」



??「這裏冷嘛、啊!」乳頭突然被拉扯,我嚇了一跳。



??「坐著當然冷啊,去走走吧。」說罷,沒收了我身上唯一的衣物。



??姐姐終於讓我拔掉自慰棒,我顫抖地站起,走離座位。胸口的『淫蕩』及屁股的『母狗』鮮艷奪目,光滑無毛的下陰更有青色的『小雅』。如果被人看到一個美少女的身體,寫著這麼淫穢的字眼,肯定驚訝得合不上嘴巴。



??我怯生生地站得忸怩,在公眾場所赤條條,使我非常不自在。



??「有點口渴,去自動販賣機買罐飲料來。」姐姐抓了一把毛角硬幣給我。自知多說無益,我只好祈求前路無人。



??鬼鬼祟祟地躲藏在柱子後,我慢慢、努力地向目的地進發。自動販賣機在食堂另一翼的盡處,我的征途並不短喔。



??賊子被發現還可以跑,我被發現就立即完蛋,實時被看光身子。真不公平。在食堂繞來繞去,途中好幾次被迎路的學生打照面,幸好食堂桌子多,危急時蹲到桌邊暫避,倒沒途人發現赤身露體的我。



??到了自動販賣機跟前,已是距離基地近百米遠。販賣機附近正是食堂男廁的出入口,食堂人再少,這裏仍是旺丁之地。我躲在遠處一根大柱子背後,盡力平伏心情。唉,missionimpossible!



??一絲不掛地待機近十分鐘,我下體亢奮得濕淋淋了,怪不得姐姐那麼愛暴露身體,裸軀隨時被發現的心情實在難以言喻。感覺不能說全是好的,但當中的確存有另一方面的快感。



??充滿壓迫感的男廁入口靜悄悄的,眼看沒男生再出來,剛才也沒男生再進去,是機會了!我箭步飛躍到自動販賣機前,滿是手汗的手掌抖震著,妨礙了操作。好不容易把所有硬幣倒入去,竟發覺幣值根本不夠買飲料!



??「臭老姐!」原來我又被耍了。



??回到基地,我已經心力交瘁。



??不過眼前的現象,又令我精神一振,不,是一震。



??姐姐……不見了!



??案發現場留有一雙運動鞋,及一支手機。



??我冷靜優雅地拿起手提電話,打了個電話。



??「餵?」是姐姐甜美的聲音。



??「你,在哪?」



??「停車場。反正沒課了,我打算回家,十分鐘後開車。」



??「……」



??「你的右手面,有道門,推門出去,有條小山路去足球場。沿足球場邊一直走,便會到停車場了。還有九分鐘。」



??開學當天,有幾個在球場上的同學說,遠遠看到有女孩子裸跑。不過因為距離太遠,而且那女孩跑得很快,所以看得不清楚。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