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陳富秀的生活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1960年是個讓中國人感到恐慌的年頭,本文的主角就出生在那個飢餓的年代。



??60年出生的陳富秀有當時多數人都沒有的好運氣,她的爸爸是國營糧店的小幹部,但是當時的小幹部可是人人都羨慕的工作,尤其是在糧店的幹部,更是……



??這麼好的條件他應該找一個美女了?你這樣想就錯了,他找得可不是什麼美女,因為那時候擇偶的標準和現在不同,他找了個女人,這個女人是幹什麼的呢?



??說出來又讓當時的人感到這兩個人是天作之合,天作之合之合的原因是這個女人是國營賣肉的,在那個年月,這兩種工作簡直就是完美的工作。他們的結合也是完美的。



??1960年啊,這是一個飢餓的年頭啊。



??可以說陳富秀簡直就是在蜜罐子裡長大的,但是1960年它一定是個飢餓的年頭。



??1980年,陳富秀當上的某工廠的一名會計,這又是個對當時來說的好工作哦,人們都說看人家,哎!真是一輩子享福的命啊!如此好的條件一定有許多男人追了?



??這是當然的了!當時在她的廠裡就有五個男人同時在追她,我所講述的是一個虛擬的故事,所以我在這個虛擬的故事裡用的人名都是他們的外號或者說是他們長相的代稱。



??在這幾個人裡一個叫屠夫,一個叫面缸,一個叫醋罈子另外的兩個是雜貨和黎明。故事就是從他們身上開始的。



??這幾個人真是人如其名,叫什麼名字就長得什麼德行,這一點我可以向大家保證,你們可以充分發揮你們的想像,在你們來看你想像中的對象已經都不算是人的樣子的時候就和我文中的人物相貌差不多一致了。



??陳富秀,我給大家介紹了,她生活在那樣一個條件優越的家庭裡,所以她長得還是很好看的,因此說她是這個廠裡的廠花也不為過,不過她這個廠花的稱號有百分之60是因為她家庭的條件。



??在她的眾多追求者裡,黎明無疑是個長相不錯的男人,這一點無論從我對幾個她追求者的描述或是從名字上都可以看得出來。



??陳陳富秀也是個聰明的女人,這一點可以從她從事的工作上看出來。



??一個是廠裡的鮮花,鮮花嘛,身邊就經常有男人的出現,而這些男人都是想和這位美麗的廠花勾搭的,所以這位廠花就在這長期的男性呵護下,變得對男人很好奇。



??這時黎明就經常出現在她的身邊,小夥子長得有不錯,兩個人一來二去就好上了。



??1982年,那是一個好年頭,因為黎明和我們的這位廠花結婚了。



??同樣是1982年,這對某些人來說是一個讓他們痛苦的年頭,他們失去了生命的目標,他們破天荒地聚在了一起,他們就是我們上面提到的屠夫,面缸,醋罈子和雜貨。



??在陳富秀的家裡,這一天真是賓客如雲啊,陳家大擺宴席,兩位老人高興地看到自己的女兒找了一位好郎君啊。



??新娘子呢?快出來啊!



??我們要見新娘子!我們要見新娘子!賓客們高聲地叫著。



??在眾人地催促下,新娘子終於來了,今天的陳富秀真是漂亮,一身的大紅衣服,映出了白嫩的肌膚,尤其是那豐滿的身體,賓客中的男士都嚥了嚥口水。



??在廠外的面缸家裡,桌子上也擺滿了酒菜,在坐得是屠夫,面缸,醋罈子和雜貨。看幾個人豬肝色的臉就知道已經喝得差不多了。



??突然,面缸哭了起來,接著屠夫,醋罈子和雜貨也都哭了起來,那個場面真是……



??你想想,這幾個人長得是什麼樣子?我前面已經說了是人如其名,而且我一再強調要你們發揮你們的想像。



??這幾位這一哭開了,真是用一個詞說:鬼哭神嚎。那真是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正在和黎明一起敬酒的陳富秀突然感到了一陣心慌,心頭有一種奇異地顫動。



??怎麼了?黎明關心地看著嬌妻。



??今天妻子的總好像不大對。再看看天,哎!剛才還陽光明媚的,現在陰雲密佈的,這是個什麼天啊。



??沒什麼,好像有點累了!陳富秀掩飾著心中一股說不出來的情緒。



??再來說說面缸家,幾個大老爺們真是下足了勁,朝死裡哭了一次。常言道:物極必反。



??幾個人好不容易停了下來,說也奇怪,他們這一停啊,太陽就馬上從雲彩裡鑽了出來,整個天又恢復了明媚。



??幾位!屠夫站起來,手裡端著一隻大碗。



??我們幾個都是等陳富秀的癡心人,現在,我們的希望,我們的最愛,她已經嫁人了!說到這裡幾個人臉上都出現了猙獰。



??可是!屠夫大聲地叫了一聲。



??看著幾個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這才說:可是,我們不能這樣下去,我們一定要振作!



??對!屠夫說得對。雜貨也站了起來。



??對,兄弟們說得對。醋罈子也站了起來,身體已經開始搖晃了,面缸站起來扶住了他。



??我們之所以沒有成功,主要是我們…我們…醋罈子一連說了幾個我們。



??長得太醜!幾個人互瞪了幾眼,同時大聲地,幾乎是用吼地聲音喊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喊完後是爽朗的笑聲。



??我決定了,我要離開這個廠!屠夫一臉堅定地說。



??你離開之後幹什麼去?面缸問。其他人也歪著頭看著屠夫。



??我這個人,別的什麼都不行,就是殺豬還是個材料。屠夫說完靦腆地又說:這是我老爹說的。



??好!我也不幹了。醋罈子說。



??那你幹什麼?



??我啊,哎!說出來不怕大家笑話。我就是喜歡和油,鹽,醬,醋這些東西打交道。



??我準備開個小店。接著剩下的兩個人面缸和雜貨都說不幹了,也紛紛表示要幹出點名堂來。



??大家喝了各自碗裡的酒,這場宴席也就散了。



??他們那邊散了,陳富秀這邊也差不多了。



??晚上,兩個的新房裡。



??富秀。黎明輕輕地捏著妻子的手。



??嗯?陳富秀輕聲地回答,一邊任由丈夫揉捏自己的小手,說也奇怪以前談對象的時候也不是沒有讓他捏過手。



??甚至進一步的事情兩人都曾經嘗試過,可現在,只是讓他這樣輕輕地捏弄,心裡就湧起一種興奮。



??黎明看到了妻子臉上生起的紅暈,整個人顯得無比的動人。



??臉夾紅潤的讓人想咬一口,想法和實踐是同時進行的,黎明的嘴唇落在了妻子的臉上。



??陳富秀感到一陣雄性的味道撲面而來,這種味道此刻就成了她的催情劑,使她熱烈地回應著丈夫。



??在這種事情上,男女又都很配合所以很快,輕柔地動作開始變得狂野起來,兩個人開始互相撕扯對方的衣服,兩個人的喘息聲交錯著。



??富秀,你的奶子好可愛哦!黎明終於看到了心上人的裸體了,眼前的一切令他有一種眩暈地感覺。



??眼前半裸的女人就是自己苦苦追尋了兩年的女人,飽滿的奶子在新房曖昧的光線下閃露出誘人的光澤,粉紅的奶頭,可愛地挺立。



??白皙的小腹,那兩腿之間,女性的神秘所在,讓這個未經人事的男人感到無比的新鮮和誘惑。



??女人比男人早熟,陳富秀早以成熟的身體早就盼望這男性地愛撫,可情郎卻只是看,這那行啊。



??明哥…陳富秀膩聲地叫著丈夫的名字,主動得將身體向前移動。



??眼前半裸的身體慢慢地移向自己,那粉嫩的雙乳微微地顫動,誘人的奶頭簡直晃花了黎明的眼睛,大紅的喜服半開著,妻子美白的小腹若隱若現,這更加刺激了黎明。他猛得撲上去。



??那時侯的人性教育可以說在20歲之前基本為零,當時的黃色小說都是手抄本,而且流通極為不易。



??加上父母對這方面的事情是能躲就躲,所以這黎明在這方面就如同一張白紙,看見了陳富秀的乳房下身就是頂漲頂漲的。



??明哥…陳富秀的整右乳房都在黎明的掌握之中,小夥子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乳房,哪個興奮勁,手在雪白的肉球上又捏又擰的,嘴也沒閒著,吃著另一個。



??陳富秀的奶頭在他的嘴唇邊滑來滑去,直弄得陳富秀又痛又難受,可偏偏這奶子還越揉越漲,下身越來越濕。



??明哥…陳富秀手按在了黎明的手上。陳富秀不好意思說自己下身癢,只好把丈夫的手放在自己的臀部上,呵!這下黎明又找著寶了,三下五除二就扒了陳富秀的褲子。



??當陳富秀白生生的大腿露出來的時候,看著月白色的小內褲包裹的地方,黎明感到身上所有的血液都流到的頭上,漲得臉色跟關公有得一拼。



??陳富秀看到丈夫漲紅個臉,兩眼死死地盯著自己的兩腿之間,羞澀地合了合雙腿,這個微小的動作,強烈地刺激了黎明脆弱的神經,堅定地分開了妻子微微掙紮的雙腿。



??手指慢慢撥開月白色的小內褲,細細地看著女人最神秘的地帶。手輕輕地撫摩著柔順的黑毛。



??嗯…嗯…陳富秀輕輕地哼著,頭苦悶地擺來擺去。看到妻子如此的模樣,黎明臉上露出興奮地笑,手伸到妻子的屁股下面,摸到了內褲的邊,慢慢地拉了下來。



??陳富秀默默地配合著丈夫的動作,將自己的身體完全展露在丈夫的面前。



??黎明的手輕輕地磨著陳富秀的陰部,不時地上下磨蹭幾下,大拇指在挺立的紅豆上面擠按幾下,逗得陳富秀一個勁的抽抽。



??呵…呵…嗯…哈…一連串聽起來既痛苦又急促的聲音,在黎明聽來卻是無比的動聽。



??折騰了不少時間,黎明褪完了身上的衣服,挺著下身直立的肉棒撲到了陳富秀的身上,下身一陣地亂頂,可是就是過門不入,急得黎明一腦門子的汗。



??女人在這方面有著與身具來的敏感,陳富秀輕輕地用中食指扶了一下,肉棒就找到了洞口。



??黎明身體一個下沈。



??啊…陳富秀剛叫了一半就用枕巾堵住了自己的嘴,下身火辣辣地感覺使她用力握緊了拳頭。黎明感到自己的棒頭被夾住了,只是夾得挺舒服,不由得又挺了挺腰。



??痛…啊…明哥…陳富秀手按在了丈夫的手臂上,看到妻子煞白的小臉,黎明放棄了挺動,一時間不知所錯。



??兩人僵持了一陣,陳富秀開始覺得穴中的瘙癢,微微地動了動屁股,但是丈夫卻沒有了下一步的動作。



??睜開眼睛,看到丈夫還在傻傻地看著自己,不由得捏了捏丈夫了肩膀,小聲說:哥哥…可以了…你動…動動啊……



??看到丈夫還是一臉的傻像,陳富秀小嘴緊緊地咬著枕巾,手按在丈夫的屁股上,下身猛地一挺,吱,黎明感到自己漲了很久的肉棒一下子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



??舒暢地感覺使他不斷地重複著,陳富秀死死地咬住枕巾,任憑丈夫在自己身上抽動。



??漸漸的痛楚之中夾雜了一點點麻癢,麻癢漸漸地替代了痛楚,陳富秀開始享受作為女人的快樂了。



??黎明不斷的抽插,口中呼呼地喘氣,快感慢慢地累積,他的抽動速度也越來越快。啊…啊…好…好…哦…終於一瀉如住了。



??黎明暢快地爬在陳富秀的身體上,輕輕地親吻著妻子的頭髮、眼睛、眉毛,漸漸地湧上了睡意,就爬在陳富秀的身上睡了。



??陳富秀看著滿頭大汗的丈夫,親了親他的額頭,拉好了被子,和丈夫一起進入了夢鄉。



??時間慢慢地過去,轉眼到了1996年,陳富秀和黎明結婚已經有十個年頭了,陳富秀給黎明生了一個女兒,到了1996年正好是18歲,小姑娘完全繼承了父母的優點,長得很可愛。



??可是陳富秀一家的生活卻出現了問題。



??90年代了,陳富秀所在的廠和許多大型國有企業一樣,因為經營不善,走向倒閉了,工人的工資本來是按月領取,到現如今變成了3月一發。



??就這3月一發,有些人還領不著,陳富秀是會計,那時候的會計就是撈錢的人啊,廠長想往自己的腰包裡弄錢就得把會計拉下水。



??陳富秀算是個漂亮的女人,為什麼說算是個漂亮的女人呢?她不是廠花嘛?她這個廠花有百分之60都是因為她的家庭條件。



??話又說回來,一個算是漂亮的女人,這是一個關鍵。



??1996年的時候,大家都開始找錢了,西方的東西,不論是精神的,還是物質的東西都一股腦的湧入了中國,所有這些東西都打得是引進的字眼。



??眼看著大量的精美化裝品,各式各樣美麗的衣服,這是使女人動心的玩意兒。



??廠長當然是個老滑頭了,看人的眼力也當然的不錯,所以投其所好,就是這樣陳富秀被拉下了水,人們常說:破船還有三千釘。



??這句話真是不假,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偌大的一個廠,要是給這幾萬個人分,都只能喝稀飯,可是如果就幾個人分得話,撐都撐死了。



??陳富秀他們就是這幾個要撐死的人,廠裡的工人一天到晚吵吵著廠裡發錢,他們幾個人卻大魚大肉吃了個溝滿槽肥。



??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大家慢慢注意到了,在眾人的極力抗議下,這幾位窮人中的富人都下來了。



??平時高高在上的陳富秀一點都不注意到自己和廠裡人的矛盾,在位的時候大家都是笑嘻嘻的,下來了以後這就沒那麼好了。



??她們當時住得都是廠裡的家屬樓,一個廠子裡的人基本都住在裡面,大家看到陳富秀就在背後指指點點的,小聲咬咬耳朵。



??弄得陳富秀一天到晚呆在家裡。



??哎!我說你多少遍了,那夥人不能裹在一起,不能裹在一起。



??這是陳富秀的老公黎明又開始說上了,這也難怪,黎明是個老實人,當初就一個勁得勸妻子,可是當時的陳富秀已經被金錢沖昏了頭腦,根本就沒理他。



??黎明和女兒看到妻子每次往家裡拿得東西,哎!人嘛,都是自私的,黎明看看別人家一天到晚的吵吵錢,錢,錢。



??再回頭看看自己家,豐衣足食的,慢慢的也就默許了。可是這一出了事兒…哎!老實人啊。



??陳富秀側身躺在床上,臉朝著裡面,一聲也不言語。黎明在地下嘴裡一個勁地叨叨,這都已經成了陳富秀家裡每天上演的保留節目了。



??陳富秀靜靜地躺著,閉著眼睛,等著……



??呤…呤…鬧鐘響了,好了,陳富秀一下從床上翻了下來,走進了廚房,口裡說:到點了,女兒就要放學了,買菜!



??這是出事了以後才形成的,因為當時陳富秀做的事情得罪的人太多了,廠裡沒有人不恨她的。



??現在廠子已經倒閉了,工人都開始自謀生路,有些人就幹起了菜販子,拉些蔬菜到家屬樓下,慢慢地成了一個菜市場,市場裡賣菜的大都是廠裡的工人。



??這些工人看見陳富秀就有氣,別人一把菜賣2毛,到了陳富秀這裡8毛,所以家裡賣菜的任務就是老公黎明的事情了。



??哎!黎明長長地歎了口氣,下樓了。黎明這個人,平時和大家的關係還不錯,大家有時候罵幾句陳富秀的話,黎明也就一個勁的應承。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當著他的面提陳富秀的事情了,所以這買菜的事情就這樣交給他了。



??晚上,這個時候是陳富秀家裡最清閒的時候了,一家人吃完了晚飯,女兒回自己的房裡作功課,夫妻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十點了,陳富秀先進了浴室,已經有幾個月沒有性生活了,這幾個月裡夫妻倆見面就吵,那有什麼興趣來這個啊,這幾天吵架的事情減少了,陳富秀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間過得真快,自己已經是三十幾的人了。



??鏡子裡是一個中年的女人,身體已經開始走型了,所幸得是,自己的乳房還是堅挺的,這一直是自己的驕傲,雖說是60年出生的。



??因為家庭環境好的原因,小時候的營養是跟上了的,這是陳富秀的乳房在當時上學的時候就成為了男生們目光的焦點,男生們都在私下裡說自己有女人味,眼睛往下走。



??陳富秀開始撇嘴了,自己美麗平滑的小腹已經不在了,鏡子裡出現地是一個圓圓的肚皮,哎!自己已經很注意了,但是這幾年的大魚大肉的生活在這裡有著忠實的體現,一想起當時的……



??哎!因為自己沒有能抵擋住金錢的誘惑致使…不過家裡現在的情況也…看來這肚皮不減也難了!



??陳富秀輕輕地搖了搖頭,揮去了這些不開心的事情,陳富秀是一個極為開朗的人,是那種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人,換句話說,就是沒心沒肺的人。



??水已經放好了,陳富秀趕緊關了水龍頭,要不然黎明又要說浪費了,哎!



??今天自己可是要過一次性生活,絕對不能和黎明吵架,哎!因為自己的事情,兩個人已經吵了幾個月了,這幾個月自己都沒有男人的安慰了。



??想著,想著陳富秀的手已經伸到下面了,食指輕輕地掃了一下陰唇,啊,觸電般的,哎!



??自己的身體還是那麼的敏感,一碰就有感覺,有時候身上穿緊一點的內褲,走路的時候,在兩腿之間磨一下,自己都會出水,慢慢地進了浴盆,在舒爽的熱水中慢慢地放鬆身體。



??手又不知不覺地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輕輕地捏弄著已經挺立的乳尖,輕柔地拂弄著,慢慢地享受感覺,嘴裡微微地哼著。



??黎明是個老實人,陳富秀和他這樣的老實人上床,黎明從來就沒有溫柔地對待過陳富秀,往往是上來就扒了衣服,挺著個雞八直奔陰部,從來就沒有什麼前奏。



??有時候,只是有時候,抓抓陳富秀的奶子,還是直奔下身,有時候,陳富秀甚至在想自己和丈夫這樣是不是叫性生活,自己從來都沒有被真正地疼愛過,自己和丈夫上床有時候就像是慰安婦。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嫁了這麼個白癡老公,哎!不過,黎明的持久力還是可以的,每次都有20分鐘的時間,20分鐘算長的,這還是陳富從一本性書上看來的。



??水溫溫的,不過在水裡的人可是在劇烈地動著,陳富秀一隻手在握起拳,只剩食指和中指伸開,這兩根指頭快速地在陰道裡抽送,手劇烈地運動反映在水面上就是一層層的波浪。



??另一隻手在豐滿的乳房上不住地捏弄,五根手指捏著白嫩,肥大的乳房,五根手指不斷地收緊,鬆開,收緊,鬆開,白白的大腿伸得直直的,肥大的屁股快速地一上一下,整個浴室裡迷漫著性的氣息。



??終於水面平靜了,水裡面的婦人帶著滿足靜靜地躺在水裡,陳富秀此刻臉上泛著桃紅色,眼睛瞇著,正在體味那剛才的餘味。



??十一點的時間,陳富秀的女兒已經睡了,陳富秀屋裡的燈還亮著,厚厚的窗簾把窗戶封了個嚴嚴實實,電視機裡放著香港的肥皂劇,床上,兩個赤裸的肉體糾纏在一起。



??黎明緊緊地壓著陳富秀,胸膛緊緊貼著妻子豐滿的乳房,雙手撐在床上,屁股一上一下地起伏,鼻子裡呼著厚重的氣息。



??陳富秀把兩腿大大地張開,白嫩的大腿環在丈夫的腰間,雙手緊緊地抓著枕頭,口裡發出興奮地喘息聲。



??老公…老…老公…你…你真棒…下身的舒暢使陳富秀情不自禁地呻吟著。



??騷穴…好…好你個騷比…啊…啊…黎明一邊抽插著,一面看著妻子騷浪的表情,心中開始激動起來,平時不出口的髒話也冒了出來。



??好老公…好雞八…好雞八…哦…我要舒服死了……



??騷比…騷比…我讓你…哦…老子讓你浪…讓你浪……



??正插得興起的黎明突然從陳富秀身上下來。



??老公…老公…我要…我要…陳富秀突然從幸福的頂點上摔了下來,下身突然空虛,別提多難受了,口中哀求著。



??急什麼,老子來了。黎明說完,把陳富秀的雙腿拉到了床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墊了個枕頭在陳富秀的屁股下面。



??這個冤家今天是怎麼了,結婚這麼多年從來就沒有玩過什麼花樣啊,今天是怎麼了?



??還沒有等陳富秀想出來,下身又開始舒服了,黎明黑黑的雞八高高地挺起,手扶著進入了妻子的陰道,黑黑的雞八上水光光的。



??從黑毛從生的陰部插進,陳富秀兩片陰唇大大的張開著,順著陰溝流出粘粘的液體,整個陰部就像水洗了一樣,黑黑的陰毛被水浸濕貼在身體上,真是淫蕩的女人。



??黎明眼睛一直盯著妻子淫旎的陰部,心裡的火氣越來越大,雞八直挺挺的,呵!黎明一使勁,雞八瘋狂地進出著,手緊緊地攥住妻子的一個乳房,屁股猛烈地挺動,口裡氣喘籲籲地說著:我…我要…我要幹死…你這個婊子……



??丈夫異常的現象,陳富秀早就發現了,可是沒想到是這樣,聽到丈夫連婊子都說了出來,陳富秀感到不能接受,但下身傳來的快感卻比什麼都有效,自己已經沈迷於肉體的舒暢,什麼都放到一邊去吧。



??隨著丈夫狂猛地挺動,陳富秀積極地配合著。



??來吧…我就是婊子…幹死我吧……



jkforum.net |



??我要來了…幹死我…幹死我……



??婊子…婊子…老子讓你喊…幹死你…我幹死你。



??黎明在妻子的刺激下,動作越來越大。



??啊…啊…我要…來…啊…在兩個高聲的叫喊中,黎明終於爆發了。陳富秀也得到了滿足。



??陳富秀躺在床上,精液從她的陰道裡緩緩地流出,黎明從她身上下來,卻沒有像往日那樣倒頭就睡,今天異常體貼地從床頭櫃裡拿出紙巾幫陳富秀擦拭著下身的液體。



??陳富秀微微地張開腿,今天的她實在是感覺太幸福了,丈夫變得如此地體貼,生活像10幾年前一樣充滿了陽光。



??想著幸福的明天,陳富秀進入了夢鄉。



??黎明卻沒有睡,他靜靜地看著熟睡中的妻子,輕輕地歎了口氣,回想今天自己的表現,另一個女人的樣貌出現在他的頭腦中。



??黎明輕輕地代好門,走到另一間屋子,這是女兒的房間。



??黎明的手指剛碰到門,門就開了,女兒開了門,就跑到床上,那雙白白的小腿已經進入了黎明的視線,黎明關了門,坐到了女兒的床上,女兒別過臉賭氣地不看他。



??哎!女兒大了,開始到了吃醋的年紀了,想一想,女兒吃媽媽的醋,這可能還是天下第一的事情了。



??輕柔地摸摸女兒的頭。



??怎麼了,今天怎麼這樣對爸爸啊?黎明當然知道女兒的心思,女兒一直和自己比較親,陳富秀從來就沒有關心過這個家,自己是又當父親又當媽媽。



??女兒本來就和陳富秀的關係不好,加上陳富秀出了這樣的事情,女兒又是在廠裡的子弟學校讀書,同學的眼光和譏諷這幾個月來對女兒的傷害有多大。



??看到女兒一聲不吭,黎明伸手抱著女兒坐到自己的懷裡,18歲大的女兒繼承了她媽媽的一切優點,身體的發育也繼承了陳富秀的優點。



??現在已經開始顯露出女人的魅力了,胸前已經開始鼓起了,比起其他的女孩子,女兒已經有媚惑男人的力量了。



??想想自己還是個小夥子的時候,廠裡那麼多的姑娘自己都沒有追,一直纏在陳富秀的身邊,也就是看上了陳富秀豐滿的身材。



??記得當時偷偷看陳富秀的大奶子的時候,黎明不由得笑了。



??哼!一聲女兒的哼聲打斷了黎明的思緒,女兒扭動的身體,想從他的身上下來,黎明馬上意識到了自己忽視了女兒,連忙抱緊了女兒,小乖乖,怎麼了?



??黎明的手在女兒幼嫩的屁股上輕輕地撫摩著,這招還真的管用,女兒馬上就安靜下來,只是漲紅了小臉。



??黎明輕柔地愛撫著女兒的身體,手慢慢地劃過女兒幼嫩的肌膚,黎明感到自己剛剛發洩過了情慾有來了,而且來得更為猛烈。



??爸爸!女兒嬌媚地看著黎明,我來…我來幫…女兒羞紅了臉,一句話說了半天都沒有說出來。



??黎明當然知道女兒說得是什麼,可是平時都是陳富秀不在,今天…看到女兒的臉色又開始變冷,作勢就要起來,黎明忙按在女兒的肩膀上,溫柔地注視著女兒,自己的女兒。



??黎明有時候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已經是三十出頭的人了,在別人的眼裡,自己是個老實的不能再老實的人了。



??說自己的長像,在十幾年前,可以算是個帥小夥,可是十幾年後的現在,已經除了身體好之外,可以說什麼都不行了,可當女兒在自己的面前說:我愛你,爸爸的時候,自己的神經都要崩潰了,當時女兒只有18歲。



??父女啊,自己和自己的親生女兒啊!當時那幾個月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只是到後來……



??乖乖,今天可是不行,明天,明天我們就好了。黎明對明天充滿了信心。



??明天…明天啊…女兒喃喃地念叨著和父親一樣對馬上到來的明天充滿了期望。



??一家人,三個人都在期望著明天,可是不是所有的期望都會實現,不是所有人的,充滿期望的明天都一定是幸福的。



??明天,明天到了,陳富秀美美地睡了一覺,挪動著身體,手摸索著丈夫的位置,連摸了幾下都沒有,沒有?



??陳富秀睜開了眼睛,看看表,自己都笑了,都已經接近中午了,昨天晚上真是累人啊。



??本來打算給自己的丈夫一次溫柔的晨愛,再順便問問丈夫,昨天晚上的事情,老不正經的東西,自己10幾年真是走了眼。



??死鬼陳富秀想起昨天晚上,一向正正經經的黎明居然在床上罵自己是騷比,婊子之類的話,不由得罵了一句。 黎明,黎明!陳富秀穿好了衣服,叫了幾聲。沒有人回答。



??婷婷,婷婷!陳富秀又叫自己的女兒,也沒有人答應。



??這是怎麼了?陳富秀心裡納悶,這大禮拜天的,這父女倆到什麼地方去了?



??也許是買菜去了?嗨!瞎琢磨什麼啊,陳富秀一向是個從來都不細想的人。



??嚮往常一樣,起床、刷牙,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陳富秀感到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噫!當陳富秀把腳習慣地擱在茶幾上的時候,看見了茶幾上有一張字條。



??富秀,我和女兒走了,我和你結婚十年了,到了今天我實在無法忍受下去了。



??我決定和女兒一起離開這個家,而且女兒因為你的事情已經在學校讀不下去了。



??所以,我們決定離開,我和女兒祝你能幸福。黎明字。



??這是什麼?這…這…這是什麼?陳富秀呆呆地坐在沙發上,腦子裡一片空白,嘴裡一直在念叨著:這是什麼?這…這是什麼?



??時間已經過了一點鐘,陳富秀一直坐在那裡,沒有動地方。



??她已經完全崩潰了,不感想像的事情竟然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了。



??天啊!不,這一定是我在做夢,陳富秀急急忙忙地跑回床上,拉起被子,把全身都裹住,但是她自己清楚得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一個家庭婦女,驟然間遭受到如此的打擊,她以後的生活將會是什麼樣子呢?



??不管人們的生活怎樣的變化,時間總是以自己的速度滴答、滴答的走著。轉眼間丈夫黎明和女兒出走的事情已經過去兩年了,這兩年裡,陳富秀的事情可以說是眾人皆知,從她出生到丈夫和女兒出走,每一個環節都被人們編成故事,廣為流傳。



??就連她的丈夫和女兒出走的事情,在她們廠裡的家屬院裡就用不下六個版本的故事,而且每個版本都有各自的支持者,這一到了茶餘飯後,各種版本的故事就開始了。



??這是一種極為惡毒的方法,叫做三人為虎,眾口爍金,沒有幾個人在這種環境下還能生存下去。



??可是陳富秀卻是一個例外,這與她的性格有關,她不是個堅強的人,但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說過她是屬於那種沒心沒肺的人,這種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奇跡般的活下來了。



??上天是可以看到人間的事情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陳富秀頂著如此大的壓力,不管她是不是沒心沒肺,她都頂著壓力過來了,上天會給她幸福的。



??90年代末了,有錢的人出現了,大家都喜歡有錢人啊。



??可是那時候的有錢人多數都是爆發戶,都是一群沒文化的人,如果把當時有錢的人劃分為5份的話,至少有3份到4份的人是我上面說的情況。



??有錢人又多是大腹翩翩的人物,這又是我所說的3份到4份人的通病。



??五房齋是這個城市裡最大、最有名的一家酒店。



??今天在這家酒店裡,在最好的包間裡,坐了三位客人,這三位就像我上面說的那3份到4份人物那樣,而且還是那種人物的典型代表。



??呵!這桌子上都是山珍海味,每一道菜的價錢都抵得上普通上班族一兩個月的工資。這三個人都沒有看桌子上的菜。



??包廂的門被推開了,一個和三位仁兄德行一樣的一個人進來了。三個中長得最凶狠的一個揮了揮手示意服務員下去。



??四個人,四個酒杯,滿滿的酒,碰在了一起,這一碰就是三下。每人三杯下肚。四個人抱頭大笑。



??我們都出頭了。



??是啊,我們都出頭了。



??兩句簡單的話被不斷地重複著。笑聲參雜著偶爾的幾聲哭腔。



??我們都混出來了,但我們的公主卻生活在地獄中。其中的一個人說。



??我們都混出來了,但我們的公主卻生活在地獄中。這句多麼像英勇的騎士說的話啊。



??但是大家可以想像,一個體重有200斤的人,長相就像…怎麼說呢?



??哦,對了,我想到了一個比喻好讓大家能夠在第一時間在你們的腦中出現我要形容的這個人的相貌。



??不知道大家看到過剛剛包好了包子沒有,圓球狀的,上面有人們捏緊時流下的美麗的褶子,對就是這麼一個包子,不過要加上一句。



??我剛剛說的那個包子,好看的包子,被人捏了一把,對!在這樣的包子上捏一把,好了,這個人的臉就出來了。



??當一個說:我們都混出來了,但我們的公主卻生活在地獄中。完後,其餘的三個人都同時漏出了關心、悲傷等等。



??一切作為一個要營救公主的騎士在出發之前的所有表情,在這四個人臉上都有出現。



??我們應該怎麼辦?



??我們應該讓她過公主的日子。



??一個說。 不! 不?三個人一起望著說不的那個人。



??是的,不!



??為什麼?你變了?三個人互相看看。



??沒有!我只是覺得應該這樣,這樣,這樣……



??四個人頭湊到了一起。



??今天是難得的休息天,陳富秀現在準備開一家雜貨店。



??可是她手裡拿著的是一本童話書,講得是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的故事。



??這本書是陳富秀收拾屋子的時候在床下找到的,不知不覺就翻了起來。



??叮呤呤…叮呤呤…電話的呤聲響了。陳富秀厭惡地看著發出聲響的東西。



??因為自己正看到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被這討厭的呤聲打斷了。這好像是一種暗示……



??叮呤呤…叮呤呤…這煩人的東西似乎有一直堅持的動向。



??叮呤呤…叮呤呤…



??誰啊?陳富秀終於還是拿起了電話,這次是主動,她放開了手裡的童話書,這又是什麼呢?



??是你啊?好久不見你了。電話拿邊是興奮的聲音。



??我聽說你發財了,什麼?你們都在一起啊?



??電話那邊還興奮的聲音多了幾個。



??請我?請我?嗯…好吧。電話拿邊是極為激動的聲音。



??五房齋是這個城市裡最大、最有名的一家酒店。



??今天在這家酒店裡,在最好的包間裡,坐了四位客人。



??桌子上像上次一樣都是山珍海味,每一道菜的價錢都抵得上普通上班族一兩個月的工資。



??同樣這四個人都沒有看桌子上的菜。



??包廂的門被推開了,一位女士走了進來,她的眼睛一直在不停地看,這裡真是漂亮啊!陳富秀不住地讚歎,自己已經有幾年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了。



??陳富秀進來,看看已經站起來的四個人,屠夫,面缸,醋罈子和雜貨。



??這四個人長得還是原來的那個樣,只是身上都是名牌手指上都是金箍子,一看就是當時典型的爆發戶。



??陳富秀在坐下時,離她最近的人急忙為她拉開了椅子,她的手剛碰到酒杯,離酒最近的人馬上就為她斟滿。



??陳富秀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四個人這時就像是自己的奴僕,自己就像是公主。



??你們也坐下啊!陳富秀的話就像是旨意,四個人都坐下了。



??我們有十幾年沒見了吧!陳富秀用手支著頭。



??十八年三個月零十二天。四個人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陳富秀吃驚地看著他們,他們彼此笑了一下,對對方的記憶都表示讚賞。看著這四個人陳富秀有一種感覺,自己是真正的公主,自己有最忠實的騎士。



??陳富秀的雜貨店很快就開張了,而且生意還不錯,幾年的時間過去了,人們已經慢慢地淡忘了陳富秀老公和女兒出走的事情了。



??畢竟,茶餘飯後的笑料還是要經常地換換才有意思嘛。



??人們在談論陳富秀的時候,說得多是這樣的話了。



??那個陳富秀的生意做得好啊!



??是啊,聽說都開了三家分店了!



??我怎麼沒有娶到這樣的老婆啊!



??你?就你這德行,一邊涼快去吧!



??唉,你說她一個女人就不感到寂寞!



??寂寞,就是他媽寂寞也不找你啊!



??這些議論,陳富秀從來就是一笑了之,不過說到陳富秀是否寂寞的問題嘛…用一個場景……



??這是一座別墅,是一個漂亮的別墅,漂亮的就像是一座城堡,城堡裡面有什麼呢?公主和她的騎士。



??這是一個涼爽的晚上,漂亮的別墅裡,公主的房間裡。



??四具赤裸的肉體糾纏著,整個屋子裡充滿了後重的喘息。



??嗯…嗯…哈…哈…我要來了……



??啊…一個男人劇烈地喘息著,突然大聲地叫了起來,粗大的雞八從女人的嘴裡拔出,白色的精液水柱一樣地打在了女人的臉上。



??啊…好多…好多…女人甜美地呻吟著,舌頭舔食著男人的精液,,剛剛射完精的男人看著她的淫蕩樣,雞八又挺直起來。



??又重新插進了女人的口中,手使勁地在女人堅挺,豐滿的奶子上揉捏著,口裡發出滿足的聲音。



??女人坐在,不應該說騎在一個大胖子身上,胖子的雞八滿滿地插在女人的陰道裡,女人的陰部看起來淫膩。



??這時另一個胖子從後面推到了正在聳動肥大屁股的女人,挺立著雞八在女人的肛門上摸索了一陣。



??用雞八對準了肛門,插在女人陰道裡的男人暫時停下自己狂野地挺動,女人身後的男人的雞八一點一點地進入了女人的肛門。



??一時間三個雞八一起在女人的身體裡進進出出,女人臉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哈…哈…哈…好…好比…啊…好……



??我爽…爽死了……



??我們…一起來…啊…啊……



??男人們激動的聲音,女人在三個男人的日幹下嘴裡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啊…啊…啊……



??我們一起來…啊…啊……



??三個男人一起加快了抽動的速度,女人雙手艱難地撐在床上,肥白,渾圓的屁股淫蕩地扭動著,積極配合著男人的姦淫。



??終於三個男人在一陣瘋狂地抽動後猛得停了下來,堵住女人嘴巴的人先下來了,可插在女人陰道和肛門裡的雞八依舊挺立著。



??這時候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了又一個胖子。



??好啊,我只是來晚了一步,你們就開始了,現在我要要回來。胖子一邊說一邊拉扯著自己的衣服。



??女人這時候轉過臉來,陳富秀,就是她,在她身上的三個男人是她的三個騎士:屠夫,面缸,醋罈子。剛剛進來的人是雜貨。



??你來啊…你看我的騷比又開始癢了!



??陳富秀淫蕩地說著,手不停得在自己豐滿的乳房上捏弄,眼睛媚惑著她的騎士們。



??四個騎士都被公主的肉體和精神所征服,四個赤裸的騎士面對一個淫蕩的公主五人的大戰又開始了。



??陳富秀滿足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男人的姦淫,作為一個人,生活中必須要有油、鹽、醬、醋、和雜貨。



??這四個人就像自己生活中的必需品。作為一個女人,一個60年出生的人自己沒有在食物上挨餓。



??可是60年注定是一個飢餓的年頭,自己在性上真是真正的飢餓人,這四個男人都圍著自己,真是性福啊!



??作為夢想中一個童話的公主,七個小矮人換成了四個大胖子,不過想到這裡被四個男人的姦淫打斷了。



??哦…哦…哦…我真幸福啊!在嘴巴被雞八堵上之前,陳富秀大聲地叫了出來,房間裡只剩下厚重地喘息聲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