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浴室激情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啊,好熱,好累,累死我了」提著大包小包的表姐風塵僕僕的衝了進來,毫無淑女形象的把兩隻普跟涼鞋順腳踢了出去,惹得正和我一起看電視的舅媽皺眉不已:「你就不能斯文點啊,像個瘋婆子似的,以後怎麼嫁得出去哦!」



??「切,我好歹在學校也算是正兒八經院花級人物,還怕嫁不出去麼?追我的男孩子沒有八千,也有1 萬了」表姐自信滿滿地轉動著自己傲人的身材,證明自己所言非虛。167cm 的身材,配上緊身的短袖T 恤和牛仔短褲,讓屬於豐滿型的表姐整個看起來卻顯得非常的高挑。加上堪比影視明顯般的臉蛋和及肩的長發,有很多男生追求她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應該是沒有1 萬也有八千吧」我心裡小小的鄙視了下表姐的語文水平。



??「再說了,就算別人不要我也不怕!!嘻嘻,到時候叫小凱把我背回家去,我給姑媽當兒媳婦去。小凱,你說好不好?」說歸說嘛,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還嫵媚地挑逗我。姑媽早已對我們姐弟間的這種玩笑話語沒有感覺了,反正從小我跟表姐都玩在一起,即使後來舅舅一家搬到城裡來了,我每年的暑假都會來舅舅家過。



??我當然裝作沒看見嘍,舅媽可還在旁邊,不能太過明目張膽了:「好是好,可是!舅媽,XX大學總共有1W多男生嗎?加上女孩子也沒有那麼多人吧!」



??舅媽當然知道我在糗表姐,可是還是很配合的說:「不知道,但是把學校裡的公蛤蟆也算上的話,應該差不多了吧……哈哈」我和舅媽都忍不住的嬉笑起來,舅媽更是禁不住的掩嘴大笑,一時笑?如花,連胸前的一對豐乳也配合地抖動起來,在家居服裡面不停的上下滾動著,分享著主人的快樂。



??「死小凱,居然敢擠兌我,看我的九陰白骨爪」。表姐有氣不能朝舅媽撒,全部往我身上釋放出來,飛撲過來,十支纖纖玉指毫不憐惜的在我身上狠命的掐起來。可憐舅媽在旁邊,我不能施展我的絕招抓奶龍爪手來反抗,隻能低聲下氣的求饒。



??「來,茵姐,您老喝水,解解渴。」表姐毫不客氣的接過來,一飲而盡:「你還別說,真的口渴死了。整整逛了一天,下次再也不跟那兩個家夥去逛街了,不是人來的!來,小凱,幫我按摩按摩,全身酸死了」我腦門上一大條的黑線,表姐你貌似說過好多次再也不跟她們逛街了好不好,每次逛完都要我做免費按摩工。



??表姐已經舒服的趴在沙發上了,還一邊催促我快點,好像我欠她的按摩一樣的:「快點快點,先按肩膀,提了那麼多東西!」舅媽對於我的奴隸命運隻能報以同情的目光,想著等等也要叫舅舅幫她按摩按摩,最好還是脫光了衣服按,然後………



??憑心而論,幫表姐按摩不算是一件苦差事,相反是一件性福的事。舅媽本身就是我們當地出了名得大美女,在18歲荳蔻年華之際就生下表姐當時讓好多人唏噓不已。而表姐則完全繼承了舅媽身上所有的優良基因,白皙水嫩的肌膚,挺拔修長的身軀,烏黑亮麗的長發,豐滿渾圓的胸乳,能夠和這樣的美女近距離接觸,還是肉貼肉的接觸不知道要羨煞多少男同胞啊。由於經常被奴役,所以我現在的按摩技術可是爐火純青了,有時候幫舅媽按按,連舅媽都讚不絕口了。



??這一點從表姐銷魂的表情就知道她現在被我按的有多舒服了,還不時嬌滴滴「嗯哼」地呻吟兩聲,弄的本來就浮想聯翩的舅媽更加地不堪,往表姐挺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按摩就按摩,你嘴巴裡面嗯嗯唧唧的像啥樣,太……太……Sao……不正經了」可能當著我的面,舅媽是漲紅臉,硬是沒有勇氣把「騷」字說出來的,在溜出口的時候連忙換掉詞。



??「啊……好痛啊,幹嗎打我屁股,是很舒服嘛,叫兩下都不可以啊」表姐反手在自己翹翹的屁股上愛憐的搓揉了兩下。



??「還敢頂嘴,春天的母貓都沒有你叫的浪,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要矜持點!」舅媽實在拿表姐沒辦法,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好像時候不早了,你爸也快回來了,我先去煮飯」。說完逕自就去了廚房,開始張羅著晚飯去了。



??表姐?頭確認了下舅媽已經在廚房忙活起來了,就把我的右手從她肩頭拖到她屁屁上,可憐巴巴的對我說:「媽媽好狠心啊,打的小屁屁痛死了,要是被打小了怎麼辦!你來幫我揉揉!」我看了下舅媽,發現她還在淘米,即使回過頭來,視線也會被沙發的靠背給擋住,沒有可能看到我在手在表姐的哪個部位,所以我就很放心的享受起表姐豐挺的肥碩大PP來。表姐屬於豐滿型,但是腰肢卻非常的纖細,特別是這樣趴著的姿勢,地勢從肩頭緩慢的往下滑,在腰肢的地方到達谷底,形成一個SIN 曲線波谷,再往下卻異峰突起,海拔陡地拉起,兩瓣圓滾肥碩的PP,被緊身的牛仔短褲裹得密不透風,顯得彈力十足,中間裂開一道深邃的大峽谷,深邃幽壑,真是一對JP的PP啊。



??「不用擔心啦,即便真的被打小了,小弟我的失傳絕學——還我漂漂拳也可以再幫你弄回去」右手在飽滿的豐臀上用力的抓揉起來,但是因為隔著硬質的牛仔褲,其實感覺不到多少肉味,所以我的手立馬轉移戰略陣地,趁著表姐嗯嗯啊啊的時候,右手迅速的成單刀之勢插入到表姐兩條白嫩的大腿縫隙中,貼肉的在表姐敏感的大腿內側摩挲起來。



??表姐被我突如其來的動作弄的不知所措,回過頭來詫異的看著我,我笑著說:「你不是走了一整天了麼,那大腿應該也是很酸的,小弟我好事做到底,也幫姐姐揉揉」。表姐臉紅紅的,小聲的應了聲:「嗯,腳是好酸的呢,但是那裡好敏感的,你可不要亂來哦」說完就繼續趴睡著,放任我的手不規矩的亂摸,我當然懂了,而且很懂。



??眼看舅媽還在那裡忙碌著,無暇顧忌這邊,我大膽的把左手也從表姐的肩頭縮了回來,轉而掀起表姐的T 恤,滑到表姐的裸背上輕輕的按壓起來。因為還剛從外面回來,背上還有一些輕微的濡濕,細細的汗漬讓表姐的背部涼絲絲的,和我火熱的手掌剛好中和,隻是背部中央的內衣帶子太不作美了,老是滑到那裡的時候必須跳躍過去,挺不方便的,表姐估計也覺得這樣不是很爽,邊轉過頭來小聲地跟我說:「要不幹脆把扣子解開吧?」



??「好是好,可是……」我用嘴努了努舅媽那邊,意思是要是讓你媽發現了怎麼辦。



??「沒關係,沒關係了,扣子自己脫開了很正常的,就跟她說掛扣壞了就好了!我都不怕,你個大男人怕啥……」說完還鄙視的看了我一眼,又趴過去眯眼了。我擦,都這樣了老子還怕啥!很利索的鬆開了內衣掛扣,表姐好像也因為胸部的解放長長的輸了一口氣,我也覺著表姐現在這個內衣已經跟不上身體的發育了,背上明顯摸到有內衣的壓痕。



??「茵姐,你是不是最近又長大了,內衣都小了一號了」。



??「不清楚,難怪老是覺得胸口喘不過氣來,被束縛的很難受。可是這個內衣才買沒多久啊,那時候可是剛剛好,很舒服的!」乖乖不得了啊,本來就有C-CUP的表姐現在估摸著有D 杯了。



??「嗯,讓我這個專業的鑑定師親手測量下看是不是真的又長大了」左手順著粘滑的背部肌膚往下延伸,穿過腋下在乳房和沙發的交界處遇到了阻力,輕輕地在乳側拍了拍,示意表姐把身子?起來一下。



??表姐稍稍側了下身子,讓左胸?離沙發少許。下一秒,左側乳房已經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豐碩的胸乳讓我根本不能一手掌握,力道稍微大一點的揉捏讓表姐馬上軟癱了,身軀重重的趴回到沙發上去,整隻左乳就完全壓在我的手心上了,中間小小的乳蒂迅速的硬挺起來,牴觸著手心上的紋路。我開始不輕不重的在狹小的空間裡仔細的體味著豐盈的奶肉,並測量著乳廓的大小,正事要緊。



??「嗯,確實是大了些!怎麼會長那麼快呢,再長下去,估計舅媽都要甘拜下風了,我的手都快握不住了,哎呦!」表姐反手就是一掌拍在我腦袋上。



??「不許拿我跟媽媽比,長這麼快還不是你弄的,早也摸,晚也摸,不大才怪呢!」表姐沒好氣的說「改天陪我去買內衣去」。



??雖然我超級怕跟表姐去逛街,但是想來還確實是我弄的,也就不好說什麼了,專心起手上的活兒來。蠻橫的將表姐的兩條腿分開一些,好方便我的右手在大腿上的滑動,按壓,偶爾幾次指尖在肌膚上的輕微滑過,帶起表姐大腿上整片的雞皮疙瘩,有時候還像男生尿尿時抖動幾下,混雜著嬌媚的呻吟,隻是怕舅媽聽見,不得不極力壓低貓叫的分貝,聽起來就像是從嘴角溢出來的一樣。左手則仍舊在左乳上不停的揉動著,重點照顧著那枚長大不少的奶蒂,不停用食指刮蹭著奶蒂上細小的紋路,沒幾下表姐已經難耐的喘起來了,粉紅的拳頭握緊了又分開,又再握緊!大腿上的肌肉也不時的繃緊,兩條腿不時地想夾緊來摩擦,獲得更大快感,無耐被我的手橫在中間,無法安慰自己,惹得表姐一臉幽怨的轉過頭盯著我。



??我再次確認了下舅媽的位置,確定沒有被發現的風險後,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在表姐的紅唇上親了一口。然後再她滿意的眼神中把右手按在了鼓脹脹的兩腿間。



??「唔……」女性的天生反應使得表姐立馬夾緊了雙腿,想把非法入侵的物體絞殺在結實的雙腿中間,無耐外賊太過強悍,仍然不屈的在緊閉的雙腿間摩挲活動,因為牛仔褲的關係,底下的地形不是很清晰,隻能靠原來的記憶和表姐的微妙反應來確定手指的位置。



??「是不是這裡」大拇指好像碰到了一個凹陷處。



??表姐搖了搖頭,表示位置不對,我又順著凹陷處往下移動,大約往下移動了兩三寸的光景,稍稍按一下,表姐便緊張的「啊」一下,我就知道找到位置了。我促狹的用大拇指在那裡不停的轉著圈圈,表姐一時不忍,連忙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嘴巴,但甜膩的呻吟還是從手指間的縫隙裡穿透出來。



??「啊……啊……」一波一波的快感讓表姐的耳朵都緋紅了起來,慢慢的延伸到了脖子上面,身子都熱火起來了,握著她乳房的左手都感覺到那細細的毛汗正從肌膚上慢慢的滲出來,弄得奶子滑不溜丟的,乳肉在掌心中滾來滾去,都快捉不到它了。白皙的兩條大腿同樣也起了毛毛汗,大大的叉開,完全放棄了抵抗,放任我的挑逗。陰阜不斷升高的溫度預示著表姐高潮在即,潮濕的空氣都透到外面來了,仔細看的話,還能看見牛仔短褲上的濕痕。



??「小凱,小凱」舅媽突如其來的喊叫讓我嚇了一大跳,連忙想把手抽出來。無奈表姐反應更快,連忙緊緊的夾住我的手,懇求道「別……快……快點……姐姐快要來了!」看著表姐漲紅了的俏臉,一臉懇求的樣子,我隻能捨命陪君子了。



??「哎,什麼事」先穩住舅媽再說,一邊重新愛撫著表姐的敏感地帶,隻是動作激烈了好多,稍稍中斷的激情再次在表姐身上燃燒起來。



??「你晚上想吃什麼菜呢」舅媽從廚房慢慢的走出來,一邊擦手一邊走向鞋架。天哪,舅媽離沙發就隻有2 ,3 米遠,還好沙發的背靠夠高,不然真的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大條的表姐居然還在雲裡霧裡的爽個不停,粗重的呼吸越來越重,我真當心被舅媽聽出來。



??「我隨便的,你問茵姐吧!」哈哈,要玩就要玩大點。但是表姐正沈浸在愉悅之中,根本沒有聽到我們在說什麼,所以對於我踢出來的皮球一點反應都沒有。



??「茵茵!茵茵……問你話呢」舅媽狐疑的想過來看看,怎麼那麼久都沒回應!



??哎呀,玩笑開大了!看著舅媽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我很想把手抽回來,可是表姐一臉的春情是個傻瓜都能看出問題來,何況是精明的舅媽。我哪知道表姐爽起來居然什麼都不管了呢。怎麼辦,怎麼辦呢,死了,死了!



??「哦,原來茵姐被我按摩……的很舒服,居然……居然睡著了,我還不知道呢」。我稍稍有點結結巴巴把臨時想出來的藉口給搪塞了出去,掌心已經全部是汗水了,估計表姐前胸的衣服都汗透了吧,不過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哦,睡著了!那就不吵她了。小凱你的按摩技術確實越來越厲害了,改天也幫舅媽按按。我去下面買菜了」還好,舅媽相信我的話,要不然真的走過來那就好玩了。



??門剛一關上,表姐壓抑的春潮就爆發了,浪浪的叫聲因為沒有了顧慮,分貝明顯提高了不少,絞緊得雙腿把我的手掌勒的生疼,大腿根的肌肉配合著激烈的呼吸一鬆一放的,看來真的是爽翻天了,我從表姐胸前抽回濕漉漉的左手,替她稍稍整理了一下頭髮和衣服,等待著表姐從高潮中平複下來。



??好半晌,表姐才恢復過來:「好舒服啊,但是又忍的好辛苦」



??「還好意思說,你是爽翻了,你是不知道我當時都快嚇死了」



??「嗯,好了,我的好弟弟,姐姐會補償你的了」表姐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討好似地在我臉上親了一口,說:「我先去洗澡了,身上好多汗,膩膩的,難受死了」



??「你這樣就算補償了,那這個怎麼辦?」我指了指撐起巨大帳篷的褲襠,臉上寫滿了不滿。



??「嘻嘻,要不這樣,%^



??「啊,這……這……太危險了,會被發現的!」面對絕對香豔的誘惑,我還是提出了我的顧慮,畢竟太過冒險了!



??「沒事的了,隻要不弄的太大聲,媽媽是絕對不會發現的了。再說,難道你的小小凱不想……」表姐坐在沙發,一手隔著短褲逮住我的肉棒,似有似無的上下套動著,那沒骨氣的東西立馬更加的精神起來,肥肥碩碩的巨大龜頭在短褲上更是形狀畢現。



??「我去拿換洗的衣服去了,等等記得餓……小小凱,姐姐等著你哦!」表姐貼著我的短褲,鼻子在隆起的最高處用力的嗅了嗅,然後好像還愛不釋手的親了一下頂端,才蹦蹦跳跳的回房間拿衣服去了。唔,被表姐這麼一弄,半天都沒有消腫,痛不欲生啊。



??超市就在樓下,舅媽買菜很快就回來了,剛好碰到拿好衣服的表姐,疑惑地說:「咦,這麼快就醒了,剛不是睡的很死麼」一句話就把表姐弄了個大紅臉,吱吱嗚嗚的說:「本來是睡的很死的,但是……但是……這個……出了好多汗,膩膩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想洗了澡再睡的!」



??「也好,不過洗完澡先別睡,我現在就開始準備晚飯了,你吃完晚飯再睡吧,不然還得遷就你,時間也不早了!你爸爸估計也快回來吧」舅媽瞄了下牆上的表,現在已經6 點了,舅舅一般在6 點40,50的樣子就回來了。



??「嗯,其實剛才咪了一會兒,現在已經好多了,不怎麼困了!」我暗暗好笑,那當然了,你那是爽的,又不是真的犯困。表姐邊說邊進到浴室裡面去了,有心的我當然察覺到浴室的門並沒有反鎖。



??「那隨你了,我去做菜了!」舅媽沒怎麼留意表姐,逕自拎著大包小包的菜進了廚房。



??「舅媽,要不要我幫忙洗菜啊。我看你買了好多菜餓!」



??「不用,不用,很簡單的幾個菜,你看會電視吧,馬上就好了!」為了打消我幫忙的念頭,舅媽連廚房門都關上了,真的是太上道了。舅媽,晚飯不急,你慢慢弄,一定要慢慢的弄,我心裡不斷的祈禱著。



??幾乎是廚房門剛一關上,我就顫抖著打開了浴室門,然後迅速的,顫顫兢兢的把浴室門輕輕地關上,當然,這一回是一定要反鎖的(好像電視裡面做賊的也是這樣關門的吧)才剛一轉身,一具豐滿青春的胴體就撲到我的懷裡,渾身上下已經隻剩下一條藍色小內褲了。



??「呵呵,瞧你那做賊心虛的樣子!有色心沒色膽的家夥,」表姐用手指刮蹭著我的鼻子,意思是羞羞。



??「喂,你不要說風涼話好不好,剛才要不是我幫你扛著,就露餡了!」我在表姐的大屁屁上大力的拍了兩下,發洩我的不滿。手感真是不錯,跟剛才隔著牛仔褲按摩真的是天差地別啊。



??「哎呀,疼!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的啊你」表姐不依的扭了扭屁股,試圖來驅散上面的痛疼感。感覺到表姐豐滿的乳球因為下半身的扭動在我胸膛上不停的滾動,想起剛才的親手測量。不免對長大了的乳球形狀產生了巨大的好奇。



??「來,我看看!」我輕輕推開表姐,仔細端詳起她傲人的雙乳來。表姐正處在18歲的青春年華,身子有著少女特有的芳香和結實,渾身的肌膚都透著健康的白裡透紅。一雙美麗的雙乳既有不用於一般少女那樣的豐滿,卻也不像成熟女性那樣會稍稍下垂和外擴。飽滿的乳房並沒有因為尺寸的長大而有一絲絲的下垂感,好像完全忽視了地心引力的作用,呈半球形倒扣在白皙的胸膛上。乳球的頂峰各有兩枚硬幣大小暗紅色的乳暈,簇擁著兩粒嬌小的乳蒂,上面佈滿了細微的紋路,而我知道異常豐富的神經纖維末梢則佈滿了這些紋路裏面,所以這裡很敏感的。



??「好看嗎」表姐素來對自己的胸部很是有自信。



??「嗯!美呆了」我傻傻的盯著表姐的乳房,雖然這個問題表姐問了很多遍,我也回答了很多遍。



??「好看也不能忘記正事哇,再看爸爸就要回來嘍!」表姐善意的提醒我!



??是哦,舅舅一回來,我就被堵在浴室裡面了出不來了,確實是要抓緊時間了。



??「嘿嘿,看來我們美麗的茵姐已經等不及了!」我促狹的張嘴叼住表姐一顆紅嫩的乳頭,用力的吸咂了一口,去沒想到吸來滿滿一口的鹽味,苦澀的味道令我直皺眉頭,馬上鬆開奶頭,不停地往地闆吐著口水。



??「怎麼那麼鹹!!」



??「咯咯,我剛脫完衣服你就進來了,身上當然全是汗味了!」



??「噗」出師不利。既然不能用嘴,那隻能用手嘍。大手攀上左胸,五指極力張開,想要完全完整掌握住整個豐滿的乳球,被證明是異想天開的,白皙的乳肉不屈的從指縫間滿溢出來。嘴巴霸道的封住表姐的櫻唇,開始吮吸著,還好這裡沒有汗漬的鹹味,相反還有點甘甜的味道,為了尋求更多的芳香,我用舌頭抵開表姐的香唇,突入到口腔內部四處掃蕩。表姐不甘心坐以待斃,也放出舌頭來抗拒外敵,兩條舌頭在比較的嘴巴裡面做著殊死搏鬥,糾纏不分。表姐英勇善戰,把我殺的一敗塗地,還乘勝追擊,雙手環住我的脖子,反倒在我的嘴巴裡面開闢了第二場。我不甘心失敗,連忙改變作戰方案,左手放棄胸前的制高點,一路往下,掌心覆蓋住腿心的峽谷,打起了遊擊戰。



??右手一把圈住纖細的蛇腰,手掌按住豐挺的翹臀,用力的拉入我懷中。左手摸索著拉偏小巧的內褲,手掌貼著小腹,從褲腳的縫隙中插入進去,貼肉的覆蓋住溫暖濕潤的飽滿陰戶,中指剛好嵌在濕滑的裂縫中間,沿著裂縫微微地曲起中指,指腹一路刮蹭著嫩嫩的肉唇,最終按在裂縫前端的陰蒂上,引得表姐一陣陣的哆嗦。它隱藏的是如此深邃,卻還是讓我在層層褶皺中找尋了出來,輕輕一按,表姐便按抑不住的嬌吟出來,我馬上抓住機會,立馬大舉反攻,又把陣地殺回到表姐的嘴巴裡面,將表姐口腔裡的空氣吸的一幹二淨。表姐猛烈急促的鼻息,漲紅的小臉,表明她現在極度缺氧,不過我才不會給她可乘之機,感覺到她的陰戶已經濡濕不堪,我猴急的把自己的短褲衩拉了下來,一手再次拉開內褲襠部的棉布,一手抄起表姐的左腿彎,扛了起來,讓飽滿的陰戶完全敞開了來。下一秒,粗大的肉棒已經完全插入到了表姐的小穴深處了。



jkforum.net | ??



??「啊……」表姐對突如其來的深度插入表現的很不適應,一把揪住我的耳朵,恨恨的說:「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一下子全部進來的」。



??「嘻嘻,我以為茵姐你已經習慣了嘛……哎呀,痛……痛……別扯,我知道錯了」



??「習慣你個頭,你不知道自己那家夥有多粗多長啊,先別動啊!都不知道頂到什麼地方去了」表姐有點不滿的嘟嚷著。



??美人有令,當然要遵從了!我隻好屏住氣息,忍住強烈的抽動慾望,用空出來的一隻手在表姐的嬌軀上不斷的愛撫,讓她能盡快的適應粗大的肉棒。感覺到穴肉蠕動越來越快,對肉棒的夾磨也越來越頻繁,水份也越來越充沛,我知道表姐已經可以了。



??我慢慢的將雞巴從穴裡面拔出來,緊窄的膣道嫩肉好像萬分捨不得肉棒的樣子,一股巨大的吸力緊緊的拉扯著我的肉棒,竟然不讓我拔出來。



??「唔……你慢點!」表姐緊張的用手抓住我的手臂,腦袋無助的靠在我的頸脖處,輕聲的說。



??「哦,茵姐,它捨不得我出來哎!」當後退到隻剩下龜頭嵌在兩瓣肥唇中的時候,原本以為可以舒一口氣的表姐再次被我頂到花房的最深處。就這樣慢慢的來回幾次,豐沛的淫液已經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濕潤了整個下身,大腿內側都是濕濕瀝瀝的,好多水還被沾濕到了內褲上。抽插動作也開始順暢起來,我開始按住表姐的臀部,開始快速的抽動,表姐也主動把左腿掛在我的腰上,方便著我們的交合。



??「啊……啊……好舒服,好漲……啊……太深了……哎呀……要被媽媽聽到了……我……你別……別那麼用力!」表姐開始有點語無倫次,呻吟也越來越大聲了,我連忙用嘴巴封住表姐,再這麼下去,真的有可能會別舅媽發現的。



??表姐一手環住我的脖子,一手牽引著我的一隻手來的自己的乳峰上,示意我不要冷落了它們:「啊……唔……」表姐竟然控制著我的手抓捏著自己的乳房,大力的程度比我摸的時候大多了,原來女孩子要這樣子才舒服啊。



??浴室裡面沒有空調,激烈的抽插運動弄的我倆汗水淫淫,渾身上下要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表姐的身子更是滑不溜丟的,越來越高的體溫預示著她的高潮又將來臨,雞巴小穴的挺撞也趨於白熱化,就在這關鍵的時候。



??「咚咚……茵茵」舅媽突然的在浴室門外急促的敲著門,使勁地喊著表姐的小名。



??第一反應就是被舅媽發現了,現在是來捉姦的,我嚇的立馬軟掉,被表姐不斷收縮的膣肉一下子就擠出來。表姐也是不知所措,緊緊的抱著我不停的顫抖著問我怎麼辦,我擦,原來你膽子也不是很大嘛。



??「茵茵!」因為聽不到回應,舅媽又加大了喊叫的聲音,門被敲的砰砰響,一記一記的都敲在我們的心坎上了。



??我心想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於是叫表姐先應聲!



??「啊?媽,你……我們沒……唔……有什麼事麼?」幸好我動作快,沒有讓表姐捅露出去,哪有那麼快就坦白的!



??「你開下門,讓媽媽上個廁所!快憋死我了」聽到這個答案,真的是讓我和表姐嚴重的舒了一口氣,虛驚一場,隻是舅媽一點都沒有打擾到兩隻苦命鴛鴦的覺悟,還在外面拍打著浴室門「快點,快點!」



??「哦,來了」表姐一邊回應著舅媽,一邊示意我躲到浴房去。表姐家的浴室和衛生間一起,但是洗澡的地方專門用毛玻璃圈了起來,裡面還掛了浴簾,從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沒辦法,隻能先躲到裡面去了!



??表姐看我躲好了,便幫舅媽開了門。



??「媽,快點進來,不然等會小凱回來看到就不好了!」表姐身上還是那條藍色內褲,單手捂著自己的胸部。我暗讚表姐真是聰明「咦,你剛才不是說要嫁給小凱當老婆麼,被自己老公看一下奶子有什麼打緊的」原來舅媽在沒人的時候,講話這麼開放的啊。



??「那也要等嫁了他才給看的,現在怎麼行!」表姐也不含糊,舅媽還不知道那對奶子早就被我看過了,摸過了,含過了。



??「咦,是哦,小凱哪裡去了呢?」話題終於還是到了比較重要的地方,表姐要小心應對了。



??「他出去買可樂了。媽,你出去的時候幫我反鎖門」話說多了就容易露餡,所以表姐一說完就跑進浴房裡面來了。我早就悄悄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表姐一進來,我就把水龍頭打開了,清涼的水就從蓮蓬頭裡飛灑下來,把我們身上的暑意沖刷下去,舒服極了,剛才被打斷的性緻也重新點燃。



??我指了指因為剛才驚嚇而一直處於疲軟的雞巴,表姐馬上會意的蹲了下去,稍稍清理了一下就用嘴巴含住了整根雞巴,因為現在是軟軟的,所以就算表姐全部含進去也不怎麼吃力。一般來說,我雞巴隻要在表姐口腔裡面呆上5 ,6 秒鍾,就會完全勃起,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被剛才嚇得,居然到現在還是沒有硬起來,弄的表姐也急起來了,手也加入戰團,柔柔的輪搓著我的兩個卵袋,還用飽滿的胸部磨蹭我的大腿,隻是好像反應還是不是很大。



??舅媽看來真的是憋壞了,剛聽到馬桶蓋放下的聲音,一股激流拍打在瓷器上的聲音便跟著響起來,即使隔著浴房的玻璃,仍然可以清晰的聽到那清脆的音律,一記一記的貌似拍打在我心坎上,我都想像出那股水流從暗紅的陰唇夾縫中穿過淩亂的黝黑雜草,激憤而出的壯觀景象,一條直線,沒有任何的分支和遺漏,想象著完事後,那肥厚的陰唇一張一合的擠壓著殘留的尿滴,一度疲軟的雞巴居然慢慢的在表姐嘴巴裡面硬挺起來,越來越大,越來越粗,漲成鐵似的肉棒把表姐的嘴巴撐成了巨大的「O 」型,再也含不下了,在輕微的咳嗽中狼狽的吐出整支肉棒。



??「怎麼了」



??「哦,沒事,隻是不小心被水嗆到了」



??舅媽估計是尿完了,正悉悉索索的好像是在擦拭下身。表姐看我已經完全勃起了,便起來反過身來趴在牆上,微微壓低腰肢,把肥美的臀部高高翹起,小巧的後門和肥美的陰戶也完全暴露在我眼前,表姐右手從胯間伸過來逮住我的大肉棒,慢慢的往自己小穴引湊。這時舅媽已經收拾好,關上門出去了,表姐又開始表現的無所顧忌了。



??「你別動哦,我自己來」表姐握著粗大的雞巴在穴口磨蹭了幾下,讓碩大的龜頭上面整個塗上一層粘滑的浪水,免得進去的時候弄疼自己的嫩嫩的穴肉。準備工作充分了之後,表姐便搖著屁股慢慢後退,一點一點,慢慢把粗長的肉棍吞噬進去,小巧的菊花還配合著鎖緊起來,連帶下邊的小穴也收縮起來,濕濕暖暖,從四面八方用力的裹著我的肉棒,真的是舒服透頂。



??「咦,明明已經到底了,怎麼還有一截沒有進來?」表姐右手一直在引導著肉棒進入自己,外面還有一截沒有進入她當然第一時間發現了,「可是感覺進不去了啊」



??「當然可以進去了,要不然以前是怎麼進去的?」



??「是哦,以前明明是全部進去過的啊!難道你那東西又變長了?」



??「你當我是超人啊!這東西哪能說長就長的啊……是還沒有到底了。」



??「胡說,到沒到底我還不知道啊,明明就是已經……啊……你幹……什麼啊……!」



??居然不相信我,隻好證明給她嘍:雙手扶住表姐臀部的兩側,用力的一拉一挺,粗長的肉棒就結結實實地全部紮進表姐的身體裡面去了,結合的天衣無縫。



??「你看,我沒說錯吧!套用一句古語:茵姐,你真的是深不可測呢,嘻嘻。」



??「居然……居然真的可以全部插進去,好像感覺進到什麼地方去了」表姐感覺不可思議的低下頭,從垂下的雙峰的空隙間觀察著自己的雙腿間,看看兩人結合的地方是個什麼樣的光景。



??當然,一般來說,問題的答案都不會浮於表面,僅僅觀察兩人的結合處是解不開表姐心中的疑惑的,更何況鼓脹肥厚的陰阜和上面稀疏的毛髮還擋住了少許目光,表姐她根本看不到那裡的詳細面貌,還不如深層次的感覺自己內裡的感受,或許會有新的發現。



??表姐是個極為聰明的女孩子,一下子就想到了事情的大概:一般的體位,即便是我有過人的長度也是不可能插入那麼深的,但是這種最為原始,獸性的後入式卻是最容易深入的,我的前端居然有一部分擠進子宮頸裡面去了。



??「也不對,以前又不是沒有用這個姿勢,但是好像沒有這種感覺啊!」



??「這個嘛可能就有舅媽的功勞在裡面了」



??「咦,這跟我媽有什麼關係?」



??「詳細的理論我也不知道,不過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刺激!」



??「刺激?」



??「對,就是刺激,被發現的那種恐懼所帶來的害怕,慌亂會產生額外的性刺激,使得你的宮位下移,子宮頸張開,所以很容易被頂到,很容易高潮的,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搞野戰了」



??「不錯啊小樣,理論知識挺豐富的啊,又長了那麼一個嚇死人的壞東西,不知道以後要禍害多少良家少女哎!」



??我心中一動,聽得出表姐調侃中帶著少許的落寞,畢竟我們沒辦法永遠在一起,隻能偷偷的享受禁忌的愉悅。我俯下身子,緊緊的擁住表姐,雙手交叉的握住那一對飽滿的乳房,輕輕的在表姐的耳邊咬著:「放心好了,我就隻禍害茵姐一個人,別的女孩子我才懶得去禍害呢。」



??「油嘴滑舌的,難道我媽最近做菜油放多了,還是你最近偷吃了蜂蜜啊?讓我嘗嘗看」表姐扭過頭跟我熱烈的吻在一起,溫馨的交換著彼此的唾沫。



??「好了!爸爸快要回來了」表姐中斷了熱吻,好心的提醒我時間不多了。



??「嗯,我會快一點的,隻是你最好咬著點什麼東西才好!」說完我便直起了身子,雙手緊緊的扣住表姐纖細的腰肢,緩慢地從溫暖的膣道裏面慢慢的抽了出來,這個人像一張拉滿弦的弓,蓄勢待發。



??「喔……」緩慢的抽動引得表姐一陣陣的抽動:「幹嗎要咬點東……啊……唔……!」



??肉棒像一支離弦的弩箭,跟之前表姐自己慢慢插入的情況不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一次紮到表姐的最深處,惹得表姐一聲哀嚎,還好表姐反應挺快的,立即用手掩住了自己的殷桃小口,及時的堵住了要命的喊叫。



??不過隨著我越來越快的抽動插入,表姐終於領會了我為什麼叫她咬住東西的緣由了:無法抑制的呻吟不斷的從指縫中滿溢出來,一點一滴充滿到了整個浴室,跟回音混在一起,弄得好像天地間隻剩下了我們交合的聲音。



??「啊……你慢……慢……點,我……你……我要……忍不……住了!媽媽……媽媽她……在外面。哎呦,好深!」表姐搖晃著腦袋,胡亂抓起一把自己的頭發,塞到自己嘴巴裡,死命的咬住,不讓自己叫的太大聲。



??「剛才……可是你自己……說要快……快一點的」速度太快,弄的我也有點氣喘籲籲了!不是我不怕被舅媽發現,而是知道裏面的聲音很難傳到外面去,因為浴室門是搞了隔音,隔味處理的,不然不說表姐的呻吟聲早就被舅媽發現,那連綿不絕的啪啪聲也是隱藏不住的。



??表姐被激烈的抽動弄得頭腦恍惚了,雖然心裡還是擔憂著被舅媽發現的危險,但是從小穴傳來的巨大快感如潮水般的將她的理智給沖散掉了。



??「唔……唔……!」表姐原本白嫩的身體肌膚慢慢的變成白裡透紅,又慢慢的像煮熟的龍蝦一樣,體溫越來越高,肌膚變成了嫣紅,這個身子都溢出了一層細汗,弄得整個身子滑不溜丟的,好幾次,我的手都從腰肢上滑了下來了,根本就抓不住。無耐之下,我隻好把表姐的雙手反剪過來抓住,開飛機一樣的幹著表姐。



??或許因為表姐上半身騰空,沒有著力點,大部分的重量都集中到了結合點這一塊,每一下的撞擊力道較之前更大,頂入的更深,沒幾下表姐就開始胡言亂語起來,身子也開始不規律的抖動起來,終於屁股在一下狠狠的頂撞後,痛快的宣洩了積累著的激情,即使被肉棒撐的沒有一絲縫隙,但潰堤的淫液仍是從穴口大股大股的湧了出來,順著大腿漫延到了浴室地闆,黑亮的秀髮也擋不住滿腔的熱情,從嘴角全部喊叫了出來。



??「吼,茵姐,我也……也來了」本來就是強弩之末的我哪能低檔的住高潮之下穴肉的絞殺,低吼一聲便將精液全部射到表姐的體內裡面了,不過有趣的一點是,因為龜頭有一部分進到子宮裡面去了,所以滾燙的精液幾乎全部直接射到子宮裡面去了,省了「他們」很長一段路程了。



??剛偷偷摸摸溜出浴室沒多久,舅舅就回來了,幸好沒有看到我從浴室裡面出來,不然就算有100 嘴都說不清楚的。表姐磨磨蹭蹭在裡面又待了很久才懶懶散散的出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剛才被弄的太狠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