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國資委的故事二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 ? “這算什?,別提了兄弟。對了,年底有批幹部要下去掛職有沒有興趣?”



? ? “那當然好了,不知道單位會不會放我去”要知道下去掛職最起碼提個副處。“回頭我在老頭子面前說說,成不成不敢打包票”“那可真得謝謝你了”



? ? 回去的路上,沈萍構想著房子的設計,興奮地向我述說著征求我的意見。“下面一個大客廳,二樓給你間書房,孩子和我們各一間臥室,三樓讓嫣和我們兩隊老人。在二樓的浴室裝個大浴盆……”



? ? 我隻顧考慮李紅軍說的事,嘴裏嗯嗯作答應付著。萍看出我的心不在焉,嬌蠻地發著脾氣,“想什?呢?想剛才那個售樓小姐啊?我可告訴你啊,除了嫣兒,不許你再和別的女人上床”“想想總可以吧”“想也不行,想也有罪”



? ? “呵呵,你怎?現在成了醋罐了,有這?好的老婆什?樣的女人我也沒興趣啊。剛才紅軍和我說了願不願意下去掛職的事”“你想下去?不許你離開我。”



? ? “我本來也是這?認?,好不容易留在省城?什?要下去,可又想你懷孕到孩子過周正好兩年,我趁著這兩年下去起碼混個副處。再說這兩年你看有合適的給沈嫣介紹個對象吧,免得我們老是這樣糾纏一起,等老人孩子都在一起的時候,這關系應該斷了。那時她再找老公就不是那?容易的了。還有一方面你沒考慮到,和你結婚的事我不想隱瞞,總不能讓孩子到單位喊你媽叫我叔叔吧,等到時候大家總會知道,我們倆肯定不能在一個單位。與其被動不如掌握主動。”



? ? 把一切都說成?了她和孩子考慮,沈萍被我的一席話說的動了心。“再說了,老是呆在國資委這個和經濟打交道的地方,今天這個領導,明天那個朋友找你幫忙,哪個人情不是上百萬的。遲早一天會出事,咱們又不是缺那些錢,你考慮呢”



? ? “晚上沒你在身邊,人家睡的不踏實啊,再說時間又不短,起碼要兩年”“當你老公去坐牢??禮拜天不照樣回來,再說了休?假你過去就是”我心裏有把握,自己什?時候想回來應該沒問題。如果找方書記要求去紀委,也能混個副處,可那樣一不服?二來自己資曆的確淺薄些,下去鍛煉鍛煉總有些好處。“晚上回去我考慮考慮”沈萍有些悶悶不樂地說。評分檢舉spadem45424



??小學生(200/1000)來自宇宙的少年 藍星侵略者Rank: 2Rank: 2帖子207積分325 點潛水值12879 米串個門加好友打招呼發消息7樓發表於 PM|只看該作者本帖最後由 spadem45424 於 PM 編輯



??四十因?和王結婚根本就沒舉辦過婚禮,所以這對我倆來說都是第一次。倒是沈嫣有經驗地操辦了一些方方面面的瑣事。結婚的那天一早幾個好朋友把紮好的花車開到樓下,圖個吉利湊了六輛車,數量不多質量蠻高的,家智居然不知道從哪搞了輛法拉利跑車來做婚車,最次的就是李剛老爸的淩志了。鄰居們看著這陣勢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交頭接耳地議論紛紛。沈萍穿著潔白高雅的婚紗環著我拿著玫瑰被抱著上了車,灑滿陽光的臉上露出無比幸福的嬌豔笑容。



? ? 在路虎警車的開道下,一個多小時就駛入縣城。看見省隊一把手的專車打頭,小縣城的交警不知道什?頭緒連忙開車在前面開道。其實我並不是個虛張聲勢浮誇虛榮的人,我真正最向往的是兩個人浪漫地騎著倆雙座自行車在?人祝福的目光中騎向幸福的彼岸,可畢竟這是萍的第一次,典雅的她更希望著莊重豪華的儀式,看女兒的婚禮如此隆重,她的父母也滿意地露出笑容。



? ? 在車上被我的手指撥弄的意亂情迷的姊妹倆在我把萍抱進新房後,一前一後地捶打著我,“要死了,內褲都濕透了,嫣,幫我看看婚紗後面有沒有什?痕跡”“還好”



? ? 嘩啦一陣人沖進房間,李剛幾個知道沈萍懷孕不敢鬧她,把沈嫣這個伴娘調戲起來,新婚三天無大小,沈嫣被幾個小色鬼掏的哇哇大叫,面紅耳赤,要不是長輩們進來才讓他們住手的話,嫣的內褲都快被他們扒了下來。



? ? 沈萍和我跪下給四位老人行了叩頭禮,端著媳婦敬的茶母親笑呵呵地掏出紅包。“祝你和緻遠甜甜蜜蜜,白頭到老,給我生個大胖孫子”



? ? 中午在縣城最豪華的景華酒店舉行婚宴,知道消息趕來的趙縣長埋怨著我,“兄弟太見外了,也不通知哥哥一聲!要不是交警彙報我還不知道呢。來看看新娘子”看見沈萍眼都楞了,“沈……主……任,是您啊”“怎?了趙哥?有點意外?”回過味的趙縣長和縣裏幾位領導連忙恭喜著我們。



? ? 爸媽在縣城的人緣很好,四十多桌酒席讓我們敬酒就敬了半天,最後一桌是同學,沈萍敬完以後覺得有些累就讓沈嫣陪她回去休息,我則坐到曉琳的身邊和他們推杯換盞,現在的曉琳已經沒了當初的那份土氣,批著齊肩燙卷了的秀發,上面穿著針織開衫外套,下身穿著緊身褲勾勒出下體飽滿的曲線,渾圓的大腿間陰戶鼓鼓的凸起,隱約夾著一條縫隙。我的左手在桌下不由自主地伸過去在上面撫摸著。右手和同學們碰杯暢飲。



? ? 已經喝多的他們被我上來一勸酒,紛紛現出醉意,誰還在意到那坐立不安的曉琳臉上浮起的紅暈。大庭廣?下被調戲的曉琳不住地擺動著屁股,兩條腿夾住我的手緊緊交叉起來,看到她潔白的胸前都泛起淡淡的紅雲,手指都感覺到衣服下陰部濕熱濕熱的。



? ? 飯後帶著喝多的朋友們一起去了浴場休息,李剛和家智他們幾個進去象餓狼一樣急吼吼地把小姐攆得??喳喳,一人摟一個進了包間。一直等我把他們安排好以後,曉琳才過來和我道別,“我先走了”她顫抖的說著這話,還演戲啊,“別裝了,想我了吧”我一下把她拉進包房,抵在門後就吻了起來。“別……我有丈夫……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忙著回應我的熱吻的她喘著氣說著。“我們怎?樣啊?”“你……別……摸了……我……怕……”“怕什?啊?”我的手已經解開褲扣順著小腹探入了內褲。“我……不……能……對不起。他”



? ? “你現在走就對不起我了,看我的雞巴都硬了,就等你安慰安慰它呢”陷入婚外情深淵的曉琳被偷情帶來的羞恥感和本能的快感矛盾地沖突著。



? ? “別對不起自己,上次還不是被我幹的欲仙欲死,來吧,把我的褲子脫了,讓我的雞巴再幹一次”粗俗的話語攪動曉琳早已慌亂迷醉的心扉,閉上嬌羞的眼眸,認命地臣服于體內湧出的一陣陣快感。



? ? 蹲下?我除去下褲的曉琳握住這根讓自己欲罷不能的陰莖,淒迷地看著龜頭充血膨脹起來。,曉琳緩緩張開櫻唇的吞了進去。



? ? 濕熱的舌頭蕩掃著敏感的龜頭,我舒服得叫出聲來。“啊……,就……這樣……吸……快點”我抓住秀發按住頭用力向下貼緊自己的腿間,把陰莖直頂到她的喉部。根莖感受那緊箍的嘴唇套動帶來的快意。“呃……呃”地打著幹?的她流出一汩汩的口水順著嘴邊滴在胸前的衣襟上,把陰莖從嘴裏拿出推向上方,曉琳吸住繃緊的陰囊,把睾丸含在嘴裏裹動著。



? ? 我把上衣脫下扔到一邊,彎下腰抄起她扔到床上。扒下俯臥著她的緊身褲和內褲,露出那濕漉漉的陰部,直接從後面插了進去。



? ? 龜頭撐開了充血的陰唇猛的捅了進去,曉琳失魂落魄地圓睜著鳳目,嘴裏發出“啊……”的一聲尖叫。



? ? 在陰莖逐漸加速的沖擊下,她腳趾插入床上平鋪的被裏,?高自己的腰肢,撅起肥腴的屁股迎合著陰莖的深入,嘴埋在枕頭裏發出小狗般的嗚咽聲,“啊……



? ? 嗯……嗚……嗯嗯“。我把一隻脫一隻穿的肉色長筒絲襪從她腰下繞過,用手提著,仿佛自己成了個在草原上的騎手縱橫千裏,澎湃的激情沖擊著大腦,瘋狂甩動胸前兩隻大乳房的曉琳身體顫抖著發出悲鳴,我也把精液全部噴灑出來。



? ? “以後……我們……不能……再這樣了”,依然在殘餘的快感中抽插的曉琳喘著氣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 ? 把從陰道內緩緩流出的精液塗抹在那雪白的屁股上,“隻要你舍得,我沒意見”穿好了衣服我嘴裏笑著開門走出去。



? ? 四十一晚上盡管是一對老夫妻,但還算是洞房花燭夜,總得春宵一夜慶祝下表表心意。



? ? 下午的惡戰耗去我不少精力,好在懷孕的沈萍好打發,看著今天虎頭蛇尾的樣子,還以?是連日的操勞讓我疲憊了,溫順體貼地依著我一起入睡了。



? ? 第二天一大早,恢複精神的我自然不能不把昨天晚上未完成的作業做完,兩口子在床上嘿咻了一會,沈萍挺著隆起的肚子平躺在下面,快樂地享受著我的辛勤耕耘。洩空的我倒在床上喘著粗氣,沈萍邊舔舐著嘴角殘留的精液邊穿著衣服,“快……點……起來吧。老公,我們一起給爸媽問個好”“我再睡會”



? ? “別睡了,不讓婆婆還以?我昨天晚上怎?折磨你呢,”二人一起去到爸媽那問個早安後,沈萍拉著我陪她去散步,早上的縣城空氣相當的清新,挽著我的胳膊兩口子邊走邊聊“這兩天我一直在考慮你說的話,也許下去掛職會對你對我對孩子都有所好處,反正也隻是短暫的兩年。再說我修?假還可以去那看你,你打算去哪個縣?”



? ? “你我老家能去自然最好,可是都沒有名額。今年的十七個縣,隻有富源縣是正處掛職,其他的都掛副職。”“你不會想起去富源吧?”富源名字聽起來好聽,其實是省裏最偏僻的貧困縣。“能不能下去掛職還難講呢,哪裏是想去哪就去哪的事,等回去再說吧,反正我是不打算把我們的事再隱瞞下去了。”



? ? “你個冤家,王才死三個月我就結婚,以後在機關還不丟死人了”



? ? “那就調離這個單位吧,反正我是不想再在這呆下去,時間越長越是害怕。”“有什?好怕的?”“你是坐辦公室裏不知道,現在企業改革那?多國有資?拍賣處置,哪一筆沒有貓膩?省裏領導找你,叫你簽字你敢不簽?簽了字責任就是你的。以後的改制不是十萬八萬,最少百萬甚至千萬的漏洞,到時候你說自己沒拿錢,誰會相信?”



? ? “那怎?辦?”“爸媽這些年做電器生意賺了不少錢,加上那二百萬,我準備全部買不動?,門面房租金加我們倆的工資,怎?也夠花的,孩子大了出國的費用都夠了,你說萬一因?幾十萬我去坐牢值得??”



? ? “你說的也有些道理。回去我幫你找找省裏領導說說”



? ? “你別出面了,我去找方書記”



? ? 回到省城的第二天,我帶著喜糖去了方書記的辦公室。“你啊,到底還是和沈萍結了婚。知道這會對你的前途?生多大的負面影響??”



? ? “方叔叔,現在都什?年代了?這可是我的私生活啊。再說我們又不違反什?法律,即使王冀北現在不死,沈萍也早和他離婚了,還不照樣和我結婚。沈萍是個知書達理的女人,我可不是出于同情感恩的心理去接受她,您也知道,我性格有些莽撞,還是找個大點的妻子比較好”



? ? “話是這樣說,可對將來準備提拔的幹部苗子,不能說沒有一點副作用的,對了,前兩天開會研究幹部下鄉掛職,不知道李副書記?什?會提出想把你任命去富源,直接掛職當縣長的想法?你去找他了?”“大領導我隻認識您一個,有事我怎?會不和您商量?”



? ? “我也覺得納悶,表面上這是個好事,直接由正科提到正處連跳了兩級。可富源那個地方複雜啊!”



? ? “?”



? ? “富源的書記馮德遠是有名的土霸王,已經有三任縣長被查處,可他還是紋絲不動。有人署名檢舉他,可這位同志在我們去找他核實問題的前一天,卻意外跌入山谷死亡了。這個地方,你去我有些擔心,實際上這更像一個陷阱。”“



? ? “方叔叔,這點您放心,您也知道,我父母虧了黨的政策,這些年下海經商賺了不少錢。經濟方面我決不會出問題。其實我今天來看您老人家,的確想征求您的意見,我想下去掛職磨練磨練自己,基層工作比機關是要艱苦很多,不過相信對我的成長應該有很大的幫助。隻是不知道?什?李書記會提我名?”裝著一臉糊塗的樣子,心裏覺得李紅軍這個人還真夠朋友。



? ? “你啊,在王冀北的案件上功勞不小,再加上前段時間說的幾個企業改制中發現的問題已查處屬實,證明我沒有看走眼。也罷,把你放到這個大染缸裏面去,是龍是蟲可就看你的了,千萬別給我丟臉”



? ? 走出辦公室,想起他說的話按下心中的狂喜,的確富源縣不是一馬平川的提拔之路,方書記說的這些問題如果屬實的話,也許富源能成?我的滑鐵盧。明天假期才到,可走著走著到了單位門口,調轉本想回家的腳步,我登上去往辦公室的台階。



? ? 我墊著腳尖潛到辦公室的門口,輕輕打開了門,準備給何雯婕一個驚喜,誰知裏面房間傳出的話語讓我大吃一驚。



? ? 四十二



? ? “啊……啊……用力……用力插我”何雯婕淫蕩的叫聲傳入我的耳朵。這個騷貨,老子才離開幾天就犯賤了。盡管不是自己的老婆,心裏難免?生些醋意,更多的是好奇,裏面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呢?



? ? “騷屄,真受不了你這淫蕩樣。陰道這?松,是不是和方緻遠有一腿啊?”



? ? “沒……有……的事,還不是被你幹的?”滿足的男人高興地笑著。“那是,就小明那小雞巴,也怪不得你會出軌,你老公公沒幹你??”我咧嘴笑著,這小子真有趣,和我說一樣的話,媽的,他會是誰?絕對不是本單位的人。怎?聲音這?耳熟?



? ? “紅……軍……哥,你真會搞啊,人家小屄都快被你操爛了”



? ? “騷屄,等把方緻遠支走了,讓你當科長,我天天來操你”



? ? “說好了,調他走……你要讓我當科長啊”



? ? “一個書記還提不了個正科?笑話。再過過把沈萍也調走,讓你當處長。來,給我舔舔雞巴。”



? ? “沈萍你怎?也想上?”“娘的,本來以?王死了,我能摘了這朵冰花,誰知道被他媽的方緻遠捷足先登。這王八蛋和我玩陰的,叫他幫忙推三阻四的,一牽涉到實際問題就推推搡搡的,什?解決好下崗職工安置問題,那些下崗的關他什?事,一個小科長多嘴多舌害我多花了幾百萬。裝什?純潔,我看他帶沈萍買別墅哪來的錢。”



? ? “他……老爸……挺有錢的”



? ? “怪不得,那更不能留他在這單位了,耽誤老子的財路。對……往下舔……就這樣……真他媽的舒服。你那老公公還有一年就下來了,以後跟著我隻要聽我的話辦事,升官發財還不一句話?啊……射了……射了”“叫他走……就永遠……別讓他回來”何雯婕吞咽著精液惡狠狠地說。



? ? 一席話驚醒夢中人,我輕手輕腳地退出去用鑰匙關上門。回家的路上我頭昏沈沈的,自己還以?李紅軍是個朋友,盡量在不違反法律的前提下幫助他,誰知道他反而算計我,現在反悔可太遲了,怪不得方書記說富源是個陷阱,王的日記上好像提及到馮德遠,回去看看就明白了。



? ? 還有這個何雯婕,居然也在背叛著我。一直春風得意的我猛地受到這樣的打擊,心裏的郁悶可想而知。回到家沈萍看到我鐵青著臉,以?方書記批評我了也不敢多言,乖乖地和沈嫣在客廳看著電視。



? ? 進屋關上臥室門,我拿出了其中一本筆記,上面果然有馮德遠的名字,原來他是李副書記在地區當書記一手提拔成富源縣委書記的,王的筆記上清清楚楚記著馮德遠由他經手行賄給李的每一筆財物。真想不到年年吃國家救濟的重貧困縣哪裏有這?多錢讓他行賄的,李紅軍想借把我調至富源順帶鏟除我這個眼中釘,沒準還想打沈萍的主意。還有何雯婕?了自己所謂的前途再度出賣自己的肉體,而且參與對我的陰謀中,其實這一切都可以因?人的自私而原諒她,何況我也從來沒有真正尊重過她。但她最後的話卻激怒傷害了我,如何讓她嘗到背叛的痛苦從而釋放我心中的怒火?正在考慮如何能報複她的時候,沈萍輕輕叩著門。



? ? “老公,吃飯吧,菜快涼了”她輕聲地喚著我。不想讓心中的憤怒波及自己的家人,暫時把心事先放下,我舒緩自己的心情走出房門。



? ? 攬著擔憂地看著我的萍,對她說“沒事,親愛的,隻是聽說要把我分到富源縣,離家太遠,心裏不太舒服。”“哦……,嚇死我了,還以?出了什?事呢?沒事的老公,我都想好了,不就兩年?,別?這事難過了,一個星期回不來就兩個星期回來一次,沒事我去看你不就行了?”“富源到省城起碼要走上近一天啊”“不會吧,一天時間開車都快到北京了,哪裏有這?誇張”“聽說那裏是山路,上次陪你去醫院檢查時老張回來說的,他技術你還不知道?出了名的快車手,”



? ? “那可怎?好,哎呀不怕啦,大不了我生了孩子請病假帶著他(她)搬過去。至于房子?就叫沈嫣看著裝修吧。”



? ? 吃過飯我在沙發上左擁右抱著姊妹倆看著電視,VCD 正放著港片,好像是個叫歐陽的演員主演的,大概是嫖妓染上了艾滋什?的。沈萍拍著我的大腿,用手指剪著我的陰莖裝做惡狠狠地說“老公。以後你要是在外面亂搞染上病我可不會原諒你,晚上睡著了我就一下閹了你”



? ? “有你們兩個這?漂亮的美女陪著我,哪裏還有力氣去瞎搞”我撇著嘴苦笑著,突然心裏靈機一動,?生了絕妙的想法。



? ? 被三級片挑逗的我站起來轉身對著兩個美女,褪下了短褲露出堅挺的陰莖,“快,來吧。喂飽我就沒空去打野了”



? ? 四十三第三天一大早到醫院找我的兄弟華武,他看著我對提出的要求,很?難卻難以拒絕,“你怎?想起來要這個?千萬注意別沾到自己”。從疾病控制中心實驗室裏小心翼翼地把密封的試管裝在袋子裏交給我。



? ? 到了辦公室沒多久,何雯婕面帶笑容地走了進來脫下薄呢大衣掛了起來。“緻遠,結婚升官雙喜臨門,你得請客啊。”



? ? “哎,我可不想去啊,離開你這個大美人,心裏別提多難受了,我打算到李書記那把掛職的事給辭了。”



? ? 何雯婕臉上一抖,又笑起來。“你啊,就會逗我,縣長大人,舍不得我啊,以後你打個電話我就過去?”



? ? 她跨開雙腿騎坐在我的身上,用舌頭舔著我的嘴唇,發出昵聲。“我也舍不得你的大雞巴。想搞我回來就找我,什?時候都行”



? ? 要是昨天沒聽見那一番話,可能我會沈迷在這淫靡的話語中獲得著無比自豪的滿足,可現在看著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我恨不得掐死她。



? ? “以後還有多少機會能讓我們在一起?老婆看得緊,工作肯定忙,哎,別說以後了,我們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時行樂的好,來吧,喂我的小弟弟一口,讓它記著你的味道!”



? ? “要死了,你還不趕緊去組織部開調令?”



? ? 抽出插進內褲的手指,“看,都濕了,怎?還有男人味?”“小明早上非要纏著人家弄了一夥,你等會吧我去洗下”



? ? 她脫下裙子下的內褲搭在我的頭上,哼著歌去了女衛生間洗下身去了。



? ? 我把內褲拿了攤在坐上,迅速把抽屜裏的玻璃試管蓋子打開,把裏面的帶著尖銳濕疣病毒的培養液滴在內褲中間,然後小心翼翼地把褲頭翻合。把試管扔進密封袋裏裝入公文包。然後脫去剛帶上的皮手套,轉身走進裏面的休息室在水龍頭下沖洗著。



? ? 何雯婕關上門走了進來。“洗幹淨了??我來檢查檢查。”



? ? 也許是意亂情迷的她順從的坐在值班的床上打開雙腿,剛洗過的陰部濕漉漉地陰毛上還有幾滴小水珠。陰唇上明顯殘留著早上做愛的痕跡略有些紅腫。



? ? 像給小孩子把尿樣把她抱起來坐在了床上,陰莖剛觸碰到陰唇,龜頭就擠了進去。“騷屄,裏面沒洗啊”“洗。過。了,人家不是被你弄的又濕了?”覺得這樣不過?,她手反摟住我的脖子把腿放在床沿翹動起屁股,渾圓的小屁股上下亂顛擊打著我的大腿。那一雙豐滿的乳房,隨著她的上下運動,有節奏地上下跳躍甩動著,我狠狠抓住那雙晃動的乳房,用力揉弄起來,“別……輕……點……啊……哦……輕點……”



? ? 陰道一上一下刮著我的陰莖,裏面還不停地顫抖著蠕動著,很快分泌出大量的淫水順著抽插的陰莖流了出來。



? ? “小騷貨,我走了你舍得??”



? ? “……我……,別說了……。啊……好……硬……好……熱……”她沒有把握住最後的機會,我也就再不會有一絲的憐香惜玉。



? ? 讓她像狗一樣伏在床上,站在床沿我把身子緊緊的貼著撅起的雪白屁股,一邊陰莖緩緩的抽出一大截再緩緩的推進去,一邊掰開股溝,把手指插進肛門中,兩處同時受到刺激的何雯婕淫蕩地呻吟起來。



? ? 看到她在盡情享受這最後的狂歡,我獰笑著把速度與力度提高到極點,暴力地把陰莖作?長矛在柔嫩的陰道內刺殺著,插入肛門的手指由一根增加到三根,快感與痛感使雯婕從呻吟變成了哭泣。



? ? “輕點……饒……了我……吧”壓根不理會她的哀求,把陰莖拔出狠狠地插入肛門,繼續暴風驟雨般摧殘著。在被撐裂的肛門流出一絲絲鮮血後,我把精液最後一次射入她的身體。



? ? “你……今天……象……頭狼”她有點幽怨地說,“後面都有些破了。”



? ? “讓你這幾天不方便的時候就會想起我”我穿起衣服淡淡地說。“走,我去開調令去。聽說你要提正科了?”



? ? 穿著內褲的何雯婕一怔,“你聽誰說的?”“我走了,不提你還能提拔誰?我也先恭喜你了”



? ? 看著啞口無言的何雯婕,轉身走出我呆了近三年的辦公室大門下了樓。



? ? 站在國資委大門的我感受著冬季陽光帶來的些許溫暖驅趕走身後投來目光中的寒意。



? ? 久伏者飛高,先開者早敗。我能成?前者還是後者?誰都不能預知自己將來的命運。但有一點我堅信:雖然不可預知,但我的命運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 ? (全文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