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2015735360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煤礦上的四川女

发布时间:2024-05-18浏览:






??那段時間沒有上班,在家里閒著沒事,就想出去轉轉。于是便給義馬一朋友打電話,問他那里有什麽好玩的沒。誰知朋友卻說,你要沒事的話別想著玩啊,過來幫我一段時間的忙?。我這里最近忙不過來。朋友家是開煤礦的。我就問朋友我能幫什麽忙啊,該不會要去給你挖煤吧。朋友說,挖煤還用不上你,你過來來礦上幫我招呼著就行了,仔細一想也沒什麽事情,便答應。第二天驅車前往,到了礦上,其實我也沒什麽事情要做,因為他事情比較多點,不能經常呆在那里,所以我去的主要任務就是每天呆在那里就行了。說是招呼,其實就是沒事來回轉轉,讓工人們知道老板雖然不在,老板的朋友卻在,不至于我朋友不在的時候,工人們亂來。剛開始一兩天還挺新鮮的,到了第三天就有點受不了了。主要是寂寞難耐啊。即便是出去找女人也得開車走好遠。我心理哪個郁悶啊。不過就在我晚上睡不著覺,睜著眼睛企求上帝給送個女人的時候,上帝還真他媽給面子,真給送來了個。

? ? 那是礦上一個工人,主要任務是作飯,四川的,以前沒發現他是因為我從沒去過廚房,吃飯時間反都送到辦公室了。還就是哪天晚上實在睡不著出去轉悠,那女人在洗衣服,我才發現的。他就住在廚房旁邊的屋里。我看見她在洗衣服的時候,就走過去了,仔細一看,張的不能說漂亮,但是很豐滿。一對大奶子,標準的一農村少婦形象,看著也蠻干淨的。看者很賢惠很實在很害羞的那種。既然有目標,不上是白癡。注意打定,便開始事實攻擊。先是噓寒問暖,接著是沒事找事的聊天。2天后本狼看時機成熟,便決定晚上動手到了她屋里,她也沒說什麽,就說讓我坐。然后給我倒了杯水,我也知道他明白我來的目的,生過孩子的女人,28了什麽不知道啊,再說了她一個人在這里打工,她自己也有生理上的需要啊,我沒多說,就說今晚我住這里了,她也不說話,轉身出去幫我打水去了。水來了以后,洗臉洗腳,洗完了我脫了褲子就上床上了。她也不說話,就那麽笑笑。說實話現在想起來哪個笑還很清晰。她又換了一-盆水,自己洗了洗臉,我心想,終于可以開始了,誰知道她有打了一盆水,我說干嗎啊,她說,“急個撒子嗎,等一哈就好,我把身子洗洗,免的你說俺們山里人身子髒。”靠,真是急病人遇上慢郎中,不過想想,洗洗也好。我說我也洗,你來給我也洗洗吧,她又是笑了一下,把水端到床邊,我就故意站著不動,他很羞澀幫我脫了小褲頭,然后很仔細的洗了洗俺地小弟弟。完了她自己也洗洗了。終于等她她上床了熬來打算一上來就先把這幾天憋的火好好的消消,可又一想,急什麽啊,漫漫長夜,這麽多時間,不好好玩玩多浪費啊,可心理也還擔心不知道這小姐姐會不會玩(她比我大3歲),不管了,先開始再說,我就故意拿話逗她,我說“小姐姐,我這一上你的床可就是你的人了,你今天晚上打算怎麽處置我啊。”她又是笑笑,看這很嬌媚的說“你個壞東西哦,上了人家妹子的床,還要問人家怎麽處置你,我看是你心里想怎麽處置人家妹子,是不是撒。”我說:“是,可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玩。”這時候她就很小心地說。“我也不知道撒子是會玩,這樣嘛,你讓我干啥我就干啥,要得不。”多善良的姑娘,居然擔心自己不會玩而讓我不高興。說實話當時心理真的有點于心不忍,不過還是很快被那些湧上來的欲念給淹沒了。我就說。“好,那你先給我添添嘛,你的舌頭肯著好象可軟,先添我一遍再說。”她還是沒說話,又是笑笑。然后便很仔細的開始添了,從脖子開始,一點一點很仔細很小心的添著,哪個認真的勁頭真是不知道該怎麽形容了。看者她一點點的象我下身移動,哪個舒適的感覺真的沒辦法形容,她就一直那麽掘著個大屁股一點一點的添著,我沒有讓她添小弟弟,因為我想留著小弟弟等一下再享受。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她幫我添腳牙子,一個指頭一個指頭的唆,腳底板一寸一寸的添,那種又麻又氧的感覺,簡直能讓我飛到天上去。等她舔完了,我就想玩玩她的身體,先是讓她躺者我什麽也不做,只是看,看的她還真是很害羞地說:“看啥子嘛,女人的身子還不都一樣撒,有撒子好看地嘛。”我就故意哄她說:“是一樣,不過我就喜歡看你的身子。”

? ? 她又是笑笑,接著我就不老實起來了,一點一點的摸,一點一點的揉,當我的手碰到她的小妹妹時,她情不自禁的哦了一聲,我一聽著聲音,淫念更濃,邊開始摳他的小妹妹了,他的小妹妹毛很多,陰唇不是很大,暗紅色,輕輕一掰就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紅嫩的小洞洞,我本以為生過孩子的女人下面都很大,不過我用手指一試,兩個手指在里面已經很擁擠了。我心理哪個高興啊。這時候我仔細計劃了一下,我心想既然來了,就不能就那麽草草的了事,這也憋了好幾天了,估計一晚上干個三次還是沒問題的,我的戰鬥計劃也在這個時候基本形成了!一:口暴一次。二:內射一次。三:肛交一次(如果她同意真不同意的話,就再口暴一次)。戰鬥目標既然明確,接下來就是怎麽實施了為了怕她對我已經擬訂好的作戰計劃有什麽想法,我就先試探的問了一下,我說:“我一玩起來可是很纏人的,而且可能花樣比較多,你不會不高興吧。”她有是笑了笑說:“男人嘛,不會玩那不是成傻子了,你不要不多想嘛,再說,兄弟你來我這里那時看的起我這個山里人,我還害怕伺候不好兄弟你呢,我也不懂啥子,你感覺雜樣安逸,你就說,我聽你的嘛。”說到這里我心理哪個高興勁就別提了,我馬上就說。“那兄弟想弄到你的嘴里。”她有點害羞的笑笑說:“要得”。我讓女人吹的時候,喜歡做在床邊,然后讓女人蹲在地上那樣添,總感覺這個姿勢很有滿足感。當她蹲在地上嘴巴在我的小弟弟上上下套弄的時候我的腳就在下面磨蹭著她的小妹妹,感覺她下面很快就濕了,而且嘴里還一直含糊不清的發出一陣陣的聲音,在著種種的刺激下,大概10分?左右,感覺射精的沖動就有了,畢竟憋了好幾天了,這時候我就站起來雙手抱著她的頭使勁的往下按,然后說,“快要出來了,等一下就全射你嘴里了啊。”

? ? 她沒有說話,只是恩著,然后更買力,更快,更深地上下套弄著,終于我忍不住了,一下子就噴了出來,射的時候我使勁按著他的頭,我甚至都能感覺到精液是一下子就射到喉嚨里了。他也沒有動,就那麽讓我按著。當我那一陣快感過后才漫漫的把小弟弟從她的嘴里拿出來。小弟弟上拖延出一條很長的線,也不知道是我的精液還是她的口水。這時候我才聽見她很小心的輕輕出了口長氣。估計是憋的很長時間了,出氣快了又怕我不高興,所以才會這麽輕輕的出長氣,然后他把嘴角的混合物用手擦了一下,問到:“再添添嗎?”我說添添也行,不過得輕點啊。我又重新坐在床邊,然后她又很仔細的給我添了起來,舌頭上下的在我的小弟弟上遊走,這時候我突然很想讓他添添我的屁眼,就說,添添后面嘛,她很聽話的把我的雙腿抬起來,然后仔細的在屁眼上添了起來,她好象不管做什麽都很小心,很仔細,生怕那里做的不對了我生氣。她添我屁眼的時候還是那麽的專注,一下一下那種射完后的快感,加上屁眼上的刺激,很快的就讓我有了再戰一局的沖動,不過,我也是個性情中人,不會只估計自己的感受,我知道女人心理上的需要要時候要比男人還強烈,所以我就說。“你都累了半天了,輪也輪到我疼你了。你歇一下吧,我來幫你也舒服舒服。”當她聽到我說這個話的時候,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臉紅著說,“要不得,我伺候你就好了嘛,你安逸我也高興嘛。”我知道她心理是想的,只不過她總覺的跟我之間好象是上下級的關系,覺的那樣不合適。所以我就說。“既然我來你床上了,那你就是我姐姐,我就是你兄弟,咱倆之間以后就是親人的關系,你疼我,我疼你,是互相的。不要總是想那麽多。”我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她什麽也沒說,也沒笑:就那麽看著我,我知道,她心理很感動。

? ? 我笑著說:“別想那麽多,這個時候我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的,我們好好的享受就是了:”著個時候她才回過神了,又害羞的笑了笑說:“好嘛,你喜歡雜樣玩你就雜樣玩,姐姐聽話就是了嘛。”我說這才對,然后我把她放到床上,開始仔細添了起來,我的舌頭從她的額頭漫漫的向她的全身遊走著,這時候我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在請請的顫抖,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越來越強烈,在我感覺時機查不多的時候,舌頭猛一下的從她的大腿上移到了她的小妹妹上,她也跟著哦了一聲,然后我就開始忘乎所以的添了起來,我添她的陰蒂,添她的陰唇,舌頭時不時的伸進去,我就這麽瘋狂的重復著,她的叫聲也隨著我越來越快的節奏快了起來,終于當我猛的一下將舌頭伸進她的陰道的時候,她突然死死的用手按著我頭不讓我動,然后身子劇烈的動了一下,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里能清楚的感覺到,一股熱流噴了出來,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當她慢慢平靜下來后,我沒有馬上停止,就用手輕輕的撫摩著她的毛毛,並時不時的再用舌頭輕輕的添一下她的陰唇,因為我知道,女人在高潮后更需要愛撫,他也沒有說話,只是就那輕輕的撫摩著我的頭發,享受著一個女人最渴望享受的感覺當她平靜下來以后,很神情地看著我,頓了一會兒才說:“兄弟,我算是真的當了一回女人。”她說的這話可能有很多的含義,也可能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麽疼愛,也可能第一次有了這麽好的感覺,我也猜不明白。就逗她說:“只要你願意,我天天都這麽讓你當女人。”這時候她又是那麽含羞的笑了笑說:“你還想雜樣耍嘛,你告訴我,我伺候你嘛”我就開玩笑的說:“咱倆都玩了半天了,我的小弟弟都還沒有跟你的小妹妹見過面,接下來當然是要進去你下面下妹妹的家里坐坐了。”她呵呵的笑著說:“好嘛,想進就進嘛。”我說:“那你給我弄硬起來,不然雜進去啊。”她沒有說話,等我躺下來以后,他就很認真的跪到我跟前,然后開始在小弟弟上添了起來,他那邊添著,我這邊也就在她的小妹妹上揉著,很快我的小弟弟就站了起來,這時候她就問:“雜樣進嘛。”她說:好嘛。“然后就很小心的跨到我身上,然后握著我的小弟弟,對準玉門,先是輕輕的一點一點上下動,然后越了越深,等到完全進去了,她才放手,然后開始上下的動了起來。她的叫聲很特別,聲音不是很大,但卻很清晰。她的叫聲總讓人有一種想徹底征服她的欲望。她就那麽上下地動著,叫著,叫著,動著~~~大概有10分?左右,我知道她有點累了,就說:”換換吧“我沒讓她躺著而是讓她坐在床邊,然后把雙腿太起來,然后我就跪在地上(臨時鋪了個小褥子),就那麽直槍刺馬的撞了起來,我沒撞一下她的頭就隨著叫聲輕輕的抬一下,我沒撞一下她的手就抓著身邊的被子抓以下,我節奏越來越快,她的節奏也越來越快,快到最后,她的頭就那麽一直抬著,手死死的抓著被子不放,我知道她的高潮又來了。這個時候我把小弟弟抽出來,然后爬在床邊又給她添了一會兒,主要是想讓我的小弟弟歇一下,也是為了讓她更舒服。這個時候的她嘴里一直喊著:”要得。要得,要得“少時休息后,我把她也拉到地上,然后讓她手扶到床上,屁股對著我,這時候我重新提槍上馬,開始撞擊,一邊撞我一邊用手揉她的屁眼,后不時的用手指往屁眼里插一下,這麽做主要是為下一部做準備,只有手指她不反對,那麽小弟弟就有希望進去了。就那麽一邊插她的小妹妹,一邊用手指插她的小屁眼,大概10分?左右,我感覺快要射了,就把小弟弟拔了出來,然后讓她做到床邊的單人小沙發上,然后把兩條腿高高的抬起來,這樣陰道和屁眼就完全暴樓在我面前了,我抓住小弟弟一下就摁了進去,然后開始使勁的撞擊,就在快要射的時候,我就問:”我要射了,射那里好,射進里面吧“這個時候女人其實是最渴望男人滾燙的精液能射在里面,所以,他就說:”射到里面嘛,就射到里面嘛“我就問”那你不怕生小孩子“她就急促地說:”射嘛,就射到里面嘛,不怕,怕撒子嘛,你只管射就是了嘛“聽到這話的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精液就那麽深深的射到她的花心上,我們倆這時候誰都沒有動,就保持著哪個姿勢,唯一動的就是還在她陰道里的小弟弟,一抖一抖,一抖一抖的。經過了兩次的戰鬥,說實話,這個時候的我真的很累,不過,我心里想,既然目標已經制定,就不能斑禿而廢,今天晚上就是死了,也得完成目標,以前那有遇見過這麽好的女人啊,漂亮的女人玩的多了,可這麽好的還真是第一次,所以不管怎麽說也得堅持下去。我躺了一會兒感覺有點餓了,就對她說,我餓了。她說那你吃啥子我去給你做去。我心想,黑更半夜的再去作飯,與心不忍啊,就說有什麽現成的吃點就行了,她說:”要不得,都是涼地,吃壞身子雜個辦嘛“我說”隨便拿個饅頭什麽吃吃就行了,礦上不跟家里似的,那里晚上估計除了剩饅頭和鹹菜就沒什麽了。我怕她麻煩,就說拿個饅頭,拿點鹹菜就行了,這時候,她起來穿上衣服,先是給我打來一盆水,我洗手后,她給我拿來了吃的東西,吃完后。她又脫了衣服,躺在我身邊問;“累了撒,我給你敲敲腿,哄你睡覺,要得要不得”我心理偷笑著說:“不想睡覺,還想跟你玩”她小心地說:“我怕你累壞了,要不休息休息,反正你也不走,啥時候想了,來找我,我伺候你嘛”我說:“沒事,精神的很,不用擔心。”她看看了看我,又恢復了那個羞澀的笑,說:“那你想雜個玩嘛。”我沒有說話,只是用手輕輕的撫摩著她著屁股,然后把手指放到她的屁眼上說,我想玩這里。她說:“這里會不會疼嘛。”我說:“可能會有一點點,不過,一會兒就不疼了,還可舒服。”她害羞地說:“那你輕一點點”我說好嘛。這個時候我把她和我擺成69式,她添我的小弟弟,我添她的小妹妹,然后她小妹妹里流出來的水我就用手把水弄到屁眼上,因為沒有足夠的潤滑,是很難進去的。就這麽弄了一會兒,我看差不多了,就讓她坐在沙發上,身體極力靠后,並且向下,然后把雙腿拉了起來,她的小屁眼這時候就完全的暴樓了出來,我就跪在那里,然后讓她自己拉著雙腿,我先從她的陰道里用手弄出來點水然后摸到屁眼上,然后把手指先插進去,就這麽反復了幾次,感覺差不多夠滑了,就用一只手掰開屁眼,然后把小弟弟對準小屁眼,開始一點一點的往里攻,我知道剛開始的時候她會疼,不過她也沒有叫,只是用手使勁的把雙腿分開,這樣我就更容易進了,終于一點一點的小弟弟完全進去了,這時候我又用手從她的陰道里弄了點水出來然后摸到他的小屁眼周圍,接著就開始漫漫的動了,因為她的屁眼是第一次讓人進,所以小弟弟在里面的感覺非常緊,剛開始連動都動不了,接著就那麽漫漫的動著,我還問了問:“疼的厲害不,疼的厲害就出來好了,”她說:“沒有撒子事情,你不是說一會兒就好了嘛,”我沒說什麽,還就那麽輕輕的一點一點的動著,終于,磨合期完成了,我開始加快運動,這時候她的反應也開始強烈起來,我知道,她已經接受,並且已經開始享受這種她從來沒嘗試過的刺激了。窄窄的小屁眼,急促的叫聲,硬硬的小弟弟,和諧撞擊聲,這一切在這個時候構成了一副連上帝看了都要辭職回人間的畫面。就在這一浪接著一浪的刺激下,我的第三批子弟兵沖進了她的屁眼深出,當我把小弟弟從她的小屁眼里艱難的把出來的時候,我的精液也隨著從她的小屁眼里流了出來事先制訂的作戰計劃終于完成了,這個夜里我得到了張這麽大從來沒有過的滿足,她是那麽善良,那麽順從,那麽溫柔,那麽認真,以至于我將所有的性幻想都統統的發洩到了她的身上。有了那一夜之后,在那兩個月里,徹底的成了我的性奴,只要我有需要,隨時就去找她,我找她在廚房里做,在山上做,甚至在樹上做。我把所有不是很過分的性幻想都在她身上試過,我射她嘴里,讓她咽下去,我射她屁眼里讓她使勁的再拉出來。我想看他尿尿了,就讓他蹲下來尿給我看,我想尿了有讓她用嘴接著(只試過一次,雖然我很爽,而且她也沒說什麽,不過我還是覺的不太好)。我再他揉面的時候在背后插她的屁眼。再她洗澡的時候自己打飛機,然后快射的時候讓她用嘴接著。我用黃瓜帶著避孕套往她的小妹妹里塞過,我用圓珠筆往她的屁眼里插過…不管我有什麽要求,她總是那麽害羞的笑笑,然后很小心地說:“要得,你想雜樣就雜樣,姐姐聽話就是了麻。”

? ? 那兩個月說實話真的很爽,到現在我還一直想著那些日子,這樣的女人恐怕以后再也是遇不見了,看完了別說我變態啊,其實我的那些性要求我敢肯定每個男人都想要,只不過找不到一個這麽聽話的女人去實施罷了,既然我運氣好碰見了,那干嗎不都試試啊。那個四川女人最后聽我朋友說我走后沒多久就回家了。每天晚上睡不著覺的時候,耳邊都會蕩漾起那句讓我永遠也忘不了的話:“我也懂啥子,你想干啥就說,姐姐聽話就是了嘛…”




    TAG: